<
青春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夜昧谈 > 105 疯鬼
    彪子拍在我背上的,是一张血符。

    我想要把那血符抓下来,双手却被扑上来的彪子和方海齐齐的抓住。

    两条胳膊给抓住,我愤怒而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张鹏。

    张鹏脸上满是惊讶和恐惧,他紧张的盯着我,拿着喷水枪的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虞姬的身影出现在张鹏身边。她凝眉看着我,双手抓住了张鹏的胳膊,轻声说,“弓若水,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虞姬说着,走过来,从我的帆布包里取出了那把破刀。她看着我,嘴角带着残忍的笑。

    “等等!”张鹏一把拉住了虞姬拿着破刀的手。“还是用大印确认一下吧。”

    张鹏说的大印,就是刘邦的镇抚司印。

    没有什么意外,刘邦带着他身边的那个老太监走了过来。

    看着我,刘邦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饰品。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像是玉质,又像是乌木一般的东西。如同一张小巧玲珑的弓,上面还雕刻着诡异的纹路。

    这饰品就是大印?怎么看都不像,反而更像是玄师的灵印。

    刘邦轻声叹气,看了看那饰品,之后走过来,直接按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的思维在接触那饰品的一刻突然一片空白,紧接着,一个个场景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

    芒砀山麓,年轻的亭长押解着许多壮丁正在赶路。

    走着走着,他忽然抬头,朝着我这边看来,大概是因为看到了我手里的剑,神色间多了一份警惕。

    我冲着他抱了抱拳。

    他微微凝眉,回礼道,“在下刘邦,幸会。”

    “玄一散人。”

    ……

    某客栈房间里。

    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模样,微微一笑,伸手在耳后摸索了一阵,之后从脸上扯下了一张面皮,露出一副女子容颜……

    衣带渐宽,勃颈处,一个吊坠映入铜镜。

    赫然是一个黑色的弓样饰品。

    ……

    一个绣拳打来,我伸手抓住,看着面前的虞姬,微微一笑,说,“项羽福薄命短,美人当慎重,不如从了我。”

    “卿乃女子,妾亦然。人伦无也。妾委身于籍,无悔也,卿自重。”

    ……

    “汉王雄才大略,这天下,非你莫属矣。”

    “呵,若水何以断言?”刘邦脸上略带愁容,“项籍胜我多矣。”

    “汉王此言大谬,我观项羽面相,其必因你而死。”

    刘邦狐疑的看着我,良久,问我,“若水可有良策?”

    “我有一友,号黄石公,其有弟子一人,名曰张良……”

    刘邦看了我许久,笑问:“借刀杀人,不沾因果吗?”

    ……

    虞姬手中抓着一把短刀,脸上深可见骨的刀痕上,血汩汩的留下来。

    她惨然一笑,看着我,说,“我若生而丑陋,或无卿兴汉灭楚之举。”

    我呆呆的看着虞姬,竟然无言以对。

    虞姬忽然大笑,之后扬起了手中的短刀,直接插在了胸口。

    我大惊失色,一把抱住了倒地的虞姬。

    虞姬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汉为火德,必有祸水灭之。”

    我潸然泪下,道,“你非玄师,何以预见?”

    “妾非玄师,却可为鬼。黄泉不走,轮回无去。覆灭刘汉者,必虞姬……”虞姬说着,气息无力,眼帘低垂。

    我心如刀绞,仰天哀嚎。

    忽然,胸口一痛。

    低头去看,却见虞姬用来自尽的短刀,竟然插在了我的胸口。

    虞姬躺在我的怀里,眼睛睁得很大,嘴角带着笑,却已经死透。

    我目瞪口呆,一时间竟然愣住。

    “卿杀人无算,死后当受地狱永恒之苦。”一个声音在我身后想起。

    是虞姬的魂魄。

    我怔了怔,失声笑道,“我早知今日将死于此地。”说着,伸手将虞姬的眼睛合上,“命者,命也。”言毕,仰躺倒地。

    ……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痛苦。

    我像个疯子,在黑暗中挣扎。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两千多年,岁月无痕。

    我对着黑暗发誓,“若有一日,我离开此地,必将人间变成地狱。”

    ……

    “小子,你姓甚名谁?”

    “马跃,你又是谁?”

    “弓若水。”我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就进入地狱的家伙,笑了。“年纪不大,怎么就进了地狱了?”

    “哼,我杀了我爹娘。”

    “呃……有意思啊。”

    在地狱里转了两千多年,这是我打破了地狱内部的隔离,见到的一个鬼魂。“想离开地狱吗?我可以帮你。”

    马跃有点儿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你只需帮我一个小忙,当然,要帮我的忙,你需要加入玄门,学习点儿玄门之术。”

    ……

    脑子里又是一阵恍惚。

    我看到刘邦拿着我曾经用过的灵印,站在我面前。我忽然就想起刘邦之前对于我的性别的说法,“不好说”,原来,只是因为我女扮男装而已。

    胡老叹了一口气,说,“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啊。”

    “呃……我当时只是说气话。”我匆匆的辩解着,“你们放心,等我找回记忆,一定让这个世界变回原来的样子。”说到最后,声音愈发急切,因为我明显的感应到了周围的杀气越来越浓重。

    虞姬看了看张鹏,张鹏迟疑着,看着我。

    我急了。“张鹏!你……”

    张鹏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他看着我,说,“期初,我真的不信,就算是去了圣城找对付你的办法,也依然不信。可是……圣剑使帮我们从李云泽那里救回了师傅和师伯。师伯从地府带回的消息……王卓!对不起。”

    张鹏说着,撒开了虞姬的手。

    我愣住了,“我师父从地府带回了什么消息?师父呢?师叔呢?!”

    张鹏没有回答我。

    虞姬看了看手里的破刀,轻声说,“两千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这把刀吗?”

    这把刀……

    虽然没有了曾经的华丽,刀身也锈迹斑斑,但我依然认得出来,这把刀,就是当初虞姬杀死我的那把刀。

    虞姬没有犹豫,直接刺出了手里的刀。

    刀身没入了我的身体。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刀口的地方,一股股诡异的黑气窜出来,身体仿佛被抽空,越来越无力的虚弱感。我看到虞姬嘴角的笑,心里莫名悲哀。

    这是什么因果?

    竟然连续死在这娘们儿手里两回?

    “不好!”

    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她要跑!”

    这谁啊?

    我哪有跑。

    我现在全身无力,轻飘飘的感觉,哪里又跑得动。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我的身体却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一下子就挣脱了彪子和方海的抓扯,也脱离了那短刀的刀身,之后飞快的往后飘去。

    一把剑在我背后穿过来。

    可我的身体却成了虚无。

    我看到了方海和张鹏复杂的眼神和表情,也看到了那个试图用剑拦住我的家伙。

    那家伙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模样,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剑。

    这剑,看起来很眼熟啊。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家伙一口咬破了手指,在剑上抹了一下,竟然飞了过来。

    没错,真的是飞过来的。

    他手里的剑,直直的朝着我刺来。

    那剑身上,有一道被他抹上的血迹。

    我想到了张鹏用来喷我的血雾,和限制我使用鬼术的那张血符。

    这一剑要是刺到我身上,怕是凶多吉少。

    好在我往后飞退的速度极快,这家伙追不上。

    “吾儿,回来!”

    是虞姬的声音。

    这青年哼了一声,对我说,“且放过你!”言毕,就飞了回去。

    我的身体继续往后飞退,穿过所有的阻碍物,就这么一直往后,一直往后,直到眼前忽然一晃,才轻飘飘的落下来。

    看看周围漆黑又空无一物的所在,我原本逃脱升天的感觉顿时消失无踪。

    我发现,我现在身处地狱。

    当初,我就是在这地狱里被折磨的疯掉了,之后发誓要让人间变成地狱的。

    我看到了刘邦利用我的灵印让我看到的东西,也记起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但我却依然没有彻底的回复记忆。

    我努力的回忆着自己让马跃到底做了什么——说起来,那个马跃,不会就是我的师叔,现在在玄盟会的那个马跃吧?

    我迫切的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做的,竟然让人间变成了现如今这样的状况。我原本以为,世界变成这样,应该是因为圣剑使无差别的杀鬼才导致的。可是现如今看来,似乎这一切,都与我有关。

    想想也是,如果鬼门关没有关闭,即便是圣剑使杀鬼,也不会有现如今这般状况的。

    我呆呆的坐在冰冷的地上,许久,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好像……好像有些不对头。

    我身上穿着一件白纱古装,留着一头长发……

    十指修长,肤如凝脂……

    可惜没有镜子……

    但想来,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原本的模样吧——那个发誓要毁掉这个世界的弓若水。

    时间仿佛凝固了。

    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和虚无。

    我呆了许久,又漫无目的的逛了许久,之后想起上次从地狱逃脱的事情,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拿那把破刀,才猛然意识到,那破刀已经不在身边。

    我怔了怔,心头浮起危机感。

    难道说——我要一辈子困在这里了?

    当年的我,是被困了多久才发疯的?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的我,很快就要疯掉了。

    想想要一直就这么呆在这里……

    上一次在地狱里的痛苦经历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是因为快乐,而是因为度日如年。

    我仰躺在冰冷的地狱的地上,闭上眼睛数羊。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我慢腾腾的数啊数。

    一只羊、两只羊……

    一万零三百六十七只羊……

    十六万三千四百七十八只羊……

    我像个没头苍蝇,像个疯子,一边数着羊,一边在地狱里狂奔……

    饥饿、寒冷、寂寞、绝望……

    是刚刚过去几天?还是已经过去了几年?抑或是已经几十年了?

    我不知道。

    什么也不知道。

    仿佛时间已经不存在。

    我大声唱歌,夸张的跳舞,甚至脱光了衣服**自己……

    “小妞儿,给大爷笑一个。”

    “大爷,不要啊。妾身已经心有所属了。”

    “来来来,给大爷按摩。妈的!你没吃饭啊?用力点儿!”

    ……

    我真的疯了吧。

    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可以把脑袋搁在屁股上,而且不用担心腰会断掉。我可以对着自己的左手说上很久很久的话,可以狠狠的去咬自己的右手,咒骂着那个把我送进地狱的虞姬,然后就会觉得很爽。

    我发现我心底的怒火越来越严重。

    我恨虞姬。

    这个连续杀了我两次的娘们儿!

    就是一个蠢货!

    为了项羽那个王八蛋自杀了,项羽是什么东西?难道她不知道项羽把我给**了吗?

    说起来,项羽到底有没有硬上弓来着?

    有吧。我好像记得那种感觉。

    没有吧。那感觉好像太假了……

    张鹏,该死!

    枉我们兄弟一场,竟然也不救我!

    方海也是个混蛋,不是很喜欢我吗?为什么不救我?什么?我是男人?我呸!我明明是个美女!而且身材也不错。你看你看,是不是很软?

    你他娘的怎么不说话?!

    你他娘的长得倒是挺帅的,可惜还是没有追上我。说起来,虞姬喊你“吾儿”,你是虞姬的孩子吗?

    是啊?你大点声,我都听不到。

    虞姬死的时候怀上的你吗?

    还是说后来虞姬找到了项羽转世,生的你?

    你也是鬼胎吗?

    嘿,是了。

    你也是鬼胎,只是你鬼胎转阳了。我也是鬼胎,只是我鬼胎转阴了。你手里的剑,看起来很像我以前的那把剑啊。

    什么?小帅哥,你说什么?想睡我?你刚才不是还想杀了我吗?

    好吧好吧,我大人大量,先爽一把,再报仇好了……

    嗯嗯,不错,比你老爹项羽强多了。不过还是差点儿事儿,不然你不就追上我了?哈哈,现在你一定还想杀我吧?可惜,你想不到我会在地狱里吧。

    连我自己都想不到……

    我心头猛然一颤,把疯狂的胡乱思绪甩开,坐起身子,愣了一会儿,心头豁然开朗。

    他们算计我,一定是肯定的认为我会被一刀杀死。要不然,我逃脱的时候,那小帅哥——咳,那杂碎见我要跑,用没有抹血迹的剑刺我,显然是措手不及的反应!

    他们没想到我会逃脱。

    我为什么会来到地狱?

    是因为我作恶多端,死了一定会来到地狱吗?

    未见得!

    那把刀,应该能直接杀死我的魂魄的!

    所以,或许是我早就有防备,在变成鬼胎之前,就留了一手!

    应该是这样,绝对没错!

    我是弓若水,是有史以来最强悍的玄师!纵然变成了鬼魂,也一定有很厉害的占卜手段,我一定早就算到自己有此一劫!所以早就有所准备!

    所以!

    我也一定有办法再次离开这地狱![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