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锁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流沙之下,神秘隧道

第一百二十六章 流沙之下,神秘隧道

    随着那阵入耳的声音越来越大,易南只看得眼前原本一片昏暗的沙河之中居然出现了一点亮光,他当下紧紧的抱着仍然昏迷着的言清羽,身躯猛然一张,整个人好像一条在水中遨游的鱼儿一般,舒展着身体便向着那面前的亮光直冲而去。

    “噗”的一声轻响而来,随着面前的亮光瞬间扩大,易南和言清羽终于从流沙之中脱身出来了,只不过这眼前的一幕却完全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内力已感匮乏的易南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他和言清羽两个人居然直接掉进了一方大河之中!

    原来他刚才在耳边听到奇异声响居然是水流不断拍击在石壁之上发出的哗啦水声,等到易南踩着水从大河之中冒出了头之时,看着头顶诡异的一幕,更是惊得他差点将怀中的言清羽给撒了开来。

    在这处深不知多厚的沙漠之下,居然有着这样一条幽深而冗长的石壁隧道,除了在中间这一条宽阔的大河之外,两边却是分出了两条宽阔的隧道,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向何方。

    在那黑色蜿蜒的石壁之上,不知道是何人在此雕刻着莫名的花纹,在其上还镶嵌着许多点点发出亮光的石头,使得这处隧道之中一片光亮,能够轻易的看清眼前的事物。

    最让易南感到惊异之处的还是他的头顶之上,其中那条缓缓流动着的莫名之物,正是他刚刚同言清羽所跳出的那条宽阔如同大河一般的流沙。

    这条怪异的流沙顶在这处隧道的上方,就好像一条蔓延的长龙,又好像是一副巨型流动的壁画一般,其中滚滚的流沙正在不停的向着面前缓缓流动,就好像是有人在其上雕刻了一条流动的河道,此情此景足以让任何人都感到万分的惊恐和害怕。

    这处深不见尽头的隧道不知道通往何处,又是何人所建,但是能够在沙漠底下开辟出如此违反常理的一条流沙隧道,绝非人力所能够做到的,年少之时曾经见识过如此超乎常理一幕的易南当即反应到,这难道是曾经上古之时神仙留下的东西?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这条流沙河能够以如此怪异的一幕在地底缓缓流动,但是却没有一滴的沙子落下,这种神奇的手段已经超乎了当世所有人的理解,恐怕只有曾经与人皇前辈同世,又或者是那些同样具有翻山倒海能力的上古神仙才能布下如此的局面。

    一想到这里,易南当即一只手紧紧抱着仍然昏迷着的言清羽,两只脚却是踩着水,向着岸边游去。

    在这陌生的地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若是这条幽深的大河之中跑出什么凶猛的家伙来,那碰到了昏迷的言清羽以及几乎精疲力尽的自己,就当真玩完了。

    好在这条大河水流并不湍急,易南几乎没怎么费力就爬上了岸,将浑身已经湿透了的言清羽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易南当即脱衣服拧起自己身上的水来了。

    以前老听说神仙住的地方一般都藏有宝物,不知道自己一会能不能也在这里寻到宝物。

    心中如此想着的易南当即将衣服穿上,却是立刻盘腿坐下,开始运行起体内的四气心法,只要给他一点时间,略微恢复一些体内的内力,到时候便可以直接以体内炽热的内力将衣服给蒸干,在这种陌生的情况下,只有体内的内力回复了,他才有足够的信心来确保自己的安全。

    看着此刻仍然安然躺在地上的言清羽,易南心中却也感到一阵庆幸,还好这家伙在关键时刻昏迷了过去,使得他没有在言清羽的面前暴露出真实的修为来。

    刚才言清羽的束发已经在水中被冲了开来,此刻整个人头发披散在了脸上,加上他浑身衣服已然湿透,那紧贴在了身上的单薄衣物,却是将身上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奇怪了,这家伙的胸口怎么好像绑着什么东西一样”

    诧异的看了一眼言清羽身上的衣服,易南的目光却是好奇的注视到了言清羽胸口之上,言清羽那身原本白色的衣服在被水浸泡过后几近透明,不过在他胸口的位置之上却是有着一团白色的束带一般的短短布带绑在了胸口之上,这平时在衣服之下不可见的东西此刻却是在这时映入了易南的眼帘。

    “这家伙不当女人真是可惜了。”

    易南心中嘀咕一句,平时看言清羽好像一副消瘦又弱不禁风的样子,不过在现在看来却好像肥瘦正好,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以及丰润如玉一般的肌肤,还有一双尽显优美曲线的细腿,直看得易南当下心如鹿撞,心神不定。

    “咳咳,我该不会是被这家伙感染,慢慢的也变成兔儿了吧”

    易南刚刚如此恶俗的想着,只见躺在地上的言清羽身子猛然一震,当场便咳嗽了起来。

    “咳咳”

    易南见状急忙将体内的内力迅速平稳了下来,经过这一会时间的调息,虽然并没有恢复很多的内力,可是这体内的虚弱感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南兄我们这是在哪啊?”

    言清羽环顾四方,在看到了身边的易南过后却是稍微将心给放了下来,虽然好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地方,不过只要易南在他身边,言清羽却是多少的感到了一点安心。

    “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看你头顶!”

    易南看着有些迷糊的言清羽,却是伸手指了指头顶,当下无奈的说道。

    这家伙刚才掉到水里估计没少喝水,现在却连目光都有点涣散了。

    言清羽闻言当即缓缓抬头,当他的目光看到了头顶那一片流动着的巨大流沙一般的河流之时,整个人好像都楞在了原地了一般,久久没有动静。

    “我我该不会在做梦吧”言清羽缓缓转头看着易南,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好像在等着易南的回答一般。

    “额你应该没在做梦,自从你昏迷了之后”

    易南当下略显尴尬的看着言清羽,再将事情的原委换了一个版本之后,娓娓道来,却是开口告诉了他。

    言清羽听完易南的讲述之后略微沉吟,当下开始梳理起自己的思路来了。过了一会之后他缓缓抬头,看着易南开口问道

    “按照你刚才所说,在我昏迷之后你和我就掉入了那些老鼠挖出来的裂缝之中,然后我们两个又沉入了头上的那条流沙之内,最后再从上面掉了出来?”

    “恩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易南略显尴尬,看言清羽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怎么怀疑他的话,毕竟刚才他整个人也是在昏迷之中,除了在河里呛了几口水之外,却是没有再受到其他的任何伤害,想来也不会有任何的印象。

    “啊我的衣服怎么湿了”

    言清羽当即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湿透,他慌忙的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紧张戒备的看着易南。

    因为身上衣服布料一般的缘故,此刻湿透了的衣服看起来就好像透明的轻纱一样披在了身上,尽显身体的婀娜曲线。

    言清羽有些羞怒的看着易南,语气略显慌忙的开口道

    “你你刚才没有对我做什么吧”

    “你又不是女的我能对你干什么,哎,对了,你胸口那团绑着的布带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很奇怪的样子。”

    易南当下被言清羽的举动弄得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却是正好开口接着问道。

    “你我那个”

    言清羽被易南这么一问,一张脸却是腾的一下变得一片潮红,整个人在原地支支吾吾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好了,你应该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易南当下虽然对言清羽的反应感到奇怪,不过当即最重要的却是找到这里的出路,这里暂且是不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他不知道,不过根据人皇前辈所说,这整个天元大陆之上应该早就没有了一个仙人的存在,就算这里真是神仙曾经居住的府邸,那也不知道是多少万年前的事情了。

    仙人或许能够直接从头顶之上的这片流沙飞出去,可是易南没有这个本领啊,他不可能再次打昏言清羽,抱着他逆向游过这片恐怖的流沙,到时候若是在其中迷失了方向,那就真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顺着这条幽深而冗长的隧道一路前行,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生路,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得到曾经仙人在此遗留的宝物也说不定。

    “恩可以”

    言清羽轻轻开口,他的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的胸口,却是好好的站了起来,显然他刚才在易南的保护之下没有受到一点的伤害。

    “你跟在我后面,我们顺着这条石壁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易南没有理会言清羽这有些反常的举动,当时将两个包袱给提在了手中,却是当先朝着面前走去。

    “南兄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言清羽紧紧的跟在易南的身后,却又保持着小小的一段距离,当下看着石壁之上那诡异的花纹以及一颗颗发着亮光的奇异石头,小声的开口问道。

    易南伸手触摸着石壁之上的怪异花纹,他当然完全看不懂这上面画着扭来扭去的花纹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入手之后的石壁却没有一点的潮湿,反而好像还散发着点点的温热,却是诡异无比。

    易南一边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小块发着光的怪异石头,一边却是开口反问道

    “你知道神仙吗?”

    “神神仙?”

    言清羽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易南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词语,当下却是在原地愣了愣,不过等到他在心中琢磨起这一个词语所代表着的巨大含义之时,言清羽心中却又没有表现出一丝嘲笑易南的意思。

    能够在沙漠底下建成这样一条巨大的隧道,并且将整条流沙以倒流的形式布在隧道之上,这样的手段就算是整个禹国皇室倾尽所有库存,恐怕也不能达到这样匪夷的效果。

    而且言清羽在伸手轻抚过石壁之上发着光的石头之后,却是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呼。

    “黄玉日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