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保安的梦想 > 第102章 我也想你的

第102章 我也想你的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的光景,天上的月儿越来越是皎洁。

    白天还是人进人出,热闹非凡的宣家别墅,此时显得分外的寂静。

    只剩下花园里低垂的杨柳,随着晚风在空中轻轻飘荡。

    家中的下人都知道,白天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老夫人的心情已经是坏到了极处。

    大家都是有眼力见识的人,谁也不会拣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不快乐。

    因此,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能跑得开身的下人,都已经远远的避了开去。

    到了此时,院子里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别墅的东侧,是一间装点得典雅高贵的房间。在这儿,可以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清晰看到后面花园里的泳池。

    从房间里,还能看到一块翠绿的草坪和开得娇艳的鲜花。几十棵大树,把花园围在了里面,显得整个环境特别的幽静。

    此时,屋内只是亮了一张紫色的壁灯,显得有些昏暗。

    “你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宣老夫人坐在造型雅美的欧式沙发上,拍打着身边红木茶几责问道。

    “姆妈,我也是为了宣家。象他这样用家业为一个小保安做赌注的事,难道说姆妈也能容忍吗?”一个女人回答说。

    如果不是听到有人说话,根本就不会想得到,老夫人足前地毯上还跪着一个女人。

    一听回答,老夫人斥责道:“你瞎说!思贤为人做担保的事才有了几天,你暗中使坏让小洁流产的事情,又有了多长时间?又有了多少次?”

    见到老夫人一语戳破了自己的诡辩,跪在地上的宣慕梅膝行几步。

    一把抱着老夫人的膝盖说:“姆妈,谁才是你的孩子,谁才会对你真好,难道说你不知道吗?”

    “再是怎么一个说法,你也不能下这种毒手耶!作孽呵,小梅。你这样的做法,岂不是会让宣家绝后嘛。”老夫人有些无力地叹息道。

    见到老夫人的说话有所婉转,宣慕梅更是有些激昂地分辨道:“姆妈,那个小杂种,与你有什么关系?

    就是有了后代,也不是你的血缘。难道说,非得让他把家业给败光以后,姆妈你才会醒悟吗?”

    “去吧,去吧。回你的房间休息去,不要再出来惹是生非。”老夫人有些心烦意乱地挥了一下手。

    宣慕梅站起身来,看到老夫人已经阖上眼睛,不肯理睬自己的样子以后,咬了一下牙齿,这才恨恨的离去。

    等到女儿离开以后,老夫人这才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好几趟。

    她在口中自言自语道:“这个小保安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能让思贤用家产为他的赌局进行担保呢?”

    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说:“不行,我得让人好好摸一下这个小保安的底。”

    过了一会,她拿定主意说:“如果不对头的话,思贤,你也就怪不得姆妈做事不留余地。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噢。”

    说到这儿,她朝着暗处的角落说:“牛哥,你说我这么做,是不是对呢?”

    “菊*花,这事不可大意。依我看,慕梅这孩子心地太狠,你恐怕要防着一点才是。刚才她走的那个样子,是要闹大事的模样。”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夫人的名字叫喻菊*花。

    谁也不会想得到,平时总是道貌岸然的老夫人,竟然会在自己的房间里藏了一个野男人。

    就连刚才跪在地上的宣慕梅,恐怕也没有觉察到有另外男人的存在吧。

    喻菊*花叹息道:“牛哥,我也看得出,这丫头的心不是一般的狠。可是,她也说得对耶,是思贤不把家业当作一回事呀。”

    “这话也是。不过,你还是得对慕梅提防着一些,别让她给利用了。”

    “没事,她这么一个小丫头,再是一个怎么厉害,又能怎么样?如果不行,我就让她滚蛋。”

    “菊*花,我有些担心。慕梅能用金洪山那样的人来对付思贤夫妇,未必就不会用来对付我们。”

    “她敢!”喻菊*花的声音有些声厉内茌。

    停了一下,她有些无力的坐倒在沙发上说:“不管怎么一个说法,她都是我的亲生女儿,不会这样对待我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

    老夫人与牛哥商量对策的时候,李守一正好走出餐厅。

    宣思贤为他专门调来了悍马吉普车。

    如果不是阻拦得快,宣思贤还想把他自己坐的那辆奔驰跑车调来,好让李守一回江水城摆摆威风哩。

    在这一点上,李守一倒是想得挺明白。

    开玩笑的话,一个小保安乘坐这样的高档汽车回家,岂不是自找麻烦嘛。

    再说,任是怎么一个威风法子,也是人家的威风,与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让人家知晓真情之后,反而会要嘲笑自己的虚荣心作崇。

    看到驾驶员的时候,李守一乐了起来,乃是保镖黄明临时客串。

    说起来也是熟人,大家一起去过‘青山寨’,一起逛过缅甸玉石场。

    二人招呼一声,直接上车走人,上了回江水城的高速公路。

    大家一起去过缅甸,加上黄明又对‘虎神’的故事特别入迷。这一路上,也就谈笑风生,不觉寂寞。

    路上空旷,正好行车。

    月光渐渐隐去,老天沥沥淅淅的下起了小雨。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公路旁边村庄中的依稀灯光。

    到底是炼过‘五禽戏’的人,虽说是有着夜色和绵绵细雨的遮掩,还是无法隔断李守一的视线。

    这几年的时间里,由于市场经济的发达,太湖一带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很快。

    就拿住房来说吧,也都改建成了别墅式的楼房。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李守一叹息道:“要是我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那应该是多好呐。”

    听到这样的语言,开车的黄明‘噗嗤’一笑道:“守一嗳,你这是在装逼,还是在摆阔耶!”

    “黄大哥,我说的是真话。”李守一认真的说:“到了江水城,你到我家看一看,就能知道我说的是真话了。”

    “守一,你手中有那么一大笔钱,想要什么样的房子,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吗?”黄明摇了摇头。

    在他的想法中,这个李守一,人虽不大,却是鬼得很。手中抓着几个亿的财富,还在叫穷个不停。

    因为看不惯李守一的为人,黄明也就停止了说话。

    李守一没有想得到,自己的一句感慨,会让黄明产生了误解。

    此时,他倒是因为黄明的提醒,心中多了几分心事。

    是呀,我的手中是有着几个亿的财富。可是,那笔钱如果真的用来投资疗养院的话,还能算是我的吗?

    想到疗养院的事,李守一心中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让自己这么一个连小本生意都没有做过的年轻人,出手就是几个亿的投资,实在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由于路上没有什么车辆,晚上十二点刚出了一点头,黄明的汽车就驶进了五林小区。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挡路的栅栏已经放下。“笛笛——”黄明按了一下汽车喇叭。

    听到喇叭声,岗亭里本来伏在桌子上打盹的值班保安,抬起了头,朝着玻璃外面的汽车瞅了一眼。

    随后,便按动电动开关,将栅栏升了起来。

    见到值班保安是个陌生人,李守一也没有在意,估计这是自己离家以后才调过来的新保安。

    不过,他倒是对保安的做法有些不快。怎么一声都不吭,就把外来车辆放进小区呐。

    要是都这么做,这保安要了又有何用?

    李守一打定主意,明天早晨见到胡军的时候,要把这事好好给提出来。

    顺着李守一指示的方向,黄将将方向盘一打,很快就转到了22号楼与21号楼之间的空地上。

    车子刚一停下,就有一个女孩子打着雨伞迎了上来。她用手遮蔽着车灯的亮光,边跑边喊道:“是守一哥吗?”

    “小芳,是我。”李守一推开车门应了一声,回过头去对黄明交待说:“黄大哥,我先去办一件事。等上一会儿功夫,我就来安排你的住宿。”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黄明挥手道。

    李守一跳下车来,朝着孙小芳站立的地方跑了过去。

    “守一哥,可想死小芳啦。”孙小芳一把搂住李守一的胳膊说。

    见到孙小芳如此依恋自己,李守一的脸上也是一片亮光。

    他接过孙小芳手中的雨伞,顺手在孙小芳鼻子上捏了一下说:“小芳,我也想你的。”

    “是嘛,守一哥,小芳好开心。”这是李守一第一次说出想念自己的话,孙小芳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一片花朵。

    心中快乐的孙小芳,搂着李守一胳膊的两只手臂,更是加上了几分力气。

    在这一瞬间,李守一感觉到了正月十五那天抚*摸到的柔*软之处,不觉心中一动,将孙小芳搂到了怀中。

    孙小芳怎么也没有想得到,出去转悠一圈的守一哥,会这么主动拥抱自己。

    绯红满面的她,心中虽然感觉羞涩,却没有躲开对方的拥抱。反而是将自己丰腴的身子,使劲在往李守一怀中钻。

    在这个时候,她忘记了下岗的烦恼,她忘记了想要和守一哥诉说的委屈。

    此时此刻,她脑海中想到的事情,只是最为幸福的那一刻赶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