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狂神 > 第158章 磕睡
    “你死到临头还敢放肆,今天就叫你形神俱灭!”不知何时只见一道法帐从天而降,只听“腐有阴尸”连忙跪道:“参见魔君,恭迎魔君法驾!”

    “峨眉小辈,就让你见识识你将是怎么个死法,布丁!”只听那“血影魔君”阴声说道。

    “是!”话随声落,只见从“血影魔君”法帐后面走出一个身着红衣,肌肤赛雪的少女来。

    “‘俏面魔女’小布丁!”白衣女了吃惊的说道,传说中“俏面魔女”小布丁有一片能吸人精血的树林,今日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不错。”只听那红衣少女说道:“人称‘俏面魔女’的就是我了。催护法---”

    听到“俏面魔女”的声音,“腐骨阴尸”心领神会的说道:“把人带上来。”

    不一会只见一群妖人带着一个年约十**岁,面容娇好的女子进了小树林来,少女可能是被施了什么法术,昏迷不醒。妖人将那昏迷少女带到“腐骨阴尸”面前,只见“腐骨阴尸”打出一道磷光,射向少女印堂,少女禁制一除,立刻吓得尖声惊叫起来:“啊---妖怪!救命,救命---”可怜那少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见“腐骨阴尸”抓向少女,向着那大树扔去,只见那“俏面魔女”小布丁拿出一只短笛吹奏了起来,不一会,只见那火红大树伸出一条条树藤将那少女紧紧的缠了起来,不过片刻,就见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少女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紧接着就连满头白发也脱落了,变成了一具干尸,显然是被吸干了全身的精血元气了。

    那藤茧因为有了新输入的精血元气,红光立刻大盛。白衣少女明白了,这就是上古邪术“乾坤种胎术”,那个藤茧里面孕育的一定是魔婴!

    “哈哈哈---,这次布使者功不可没,要不是有你这片小树林,魔婴哪能这么快就降世,等魔婴降临之日,就是我统一三界之时。”

    “魔君,今日就是九九八十一转,是不是呆会将这峨眉小辈祭过魔婴之后,魔婴就可降世了。”只听“腐骨阴尸”问道。

    “嗯,成败在此一举,开始吧。”“血影魔君”说道。

    听到“血影魔君”的吩咐,只见“腐骨阴尸”长索一抖,那白衣少女身子如一片落叶身向着那会吸人血的大树飞去,“魔头,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白衣少女最后的声音

    那白衣少女白雪莹初那“腐骨阴尸”催命扔向了那吸人血的怪树,只听那“俏面魔女”小布丁立即拿出了随身短笛吹奏了起来,只见那怪树条条树藤纷纷缠向了白衣少女,片刻间白衣少女只觉一股强大的吸力向自己袭来,想运功抵抗却觉得全力功力不由自主的流失,不过一会,白衣少女就觉得昏昏欲睡,失去了抵抗力。

    那藤茧因吸了少女精气,红光立即大作,一时间只见红光冲天,映红了大半边天际。

    “魔君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魔婴吸了这峨眉小辈的精气竟发出如此耀眼红光,以前可不曾有这种情况出现哪。”只听那“腐骨阴尸”催命奇怪的叫道。

    那“血影魔君”看了一会,突然间只听他哈哈大笑起来:“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只听“血影魔君”得意的说道。

    “魔君何事如此高兴?”那“俏面魔女”也觉得万分奇怪,遂问道。

    “想不到,想不到此女竟是我们苦寻良久也未曾找到的‘玄阴女’,此女乃纯阴之体,正好与魔婴纯阳之体相辅相济,阴阳互补,有了此女,魔婴一定能提前完成九转。”说罢只的“血影魔君”双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说话间只见那树茧有了少女纯阴之气的补济,似乎就要破茧而出。恰在此时,只见三道青光向缠着白衣少女的树藤,地树藤立刻被斩成数截,白衣少女立即向地面摔去,就在白衣少女快要掉到地上之时,只见一道银色白练向少女缠去。

    事发突然,“血影魔君”等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见白衣少女似乎被人劫走了,还是“血影魔君”率先反应过来,只见法帐中射出一道红芒,罩向正在向空中飞去的白衣少女。与那道白练一起抢起了白衣少女来。

    白衣少女正半晕半睡间,被“血影魔君”射出的红光和那神秘白练这么一拉一扯之间,立即苏醒了过来。

    “师妹!你们怎么来了?”只听白衣少女惊讶的说道。

    话随声落,只见半空中立刻现出一行人来,只见他们个个足踏法宝,使出“悬空定身之术”立于半空。

    “师姐,你再坚持一下,我们来救你了。”说话者正是那峨眉“三萍”中的沈银萍。正是她用她的随身法宝“混天绫”救了白衣少女,此时正与“血影魔君”暗斗法力,然沈银萍毕竟修行尚浅,如何能是“血影魔君”的对手,眼见就要救出的白衣少女竟又渐渐被“血影魔君”射出的红光拉了回去。

    “是血影**!大家一起出招!”说话的是峨眉掌门慧心师太。慧心师太话音刚落,只见各派常门纷纷齐念法咒,纷纷打向“血影魔君”那红光,“血影魔君”虽然魔法无力,但肉身早毁,只是元神全凭一股精气凝而不散,才不至于神形俱灭,法力自是大打折扣,再加上各派掌门一起出招,“血影魔君”那红光立即被压了下去。那沈银萍趁机一收绫带,将白雪莹给救了出来。

    “‘血影魔君’,想不到你还没死,竟然又跑出来害人?”只听慧心师太说道。

    “笑话,你们没死我又怎么会先死,今天要你们来得去不得,布丁!”“血影魔君”对着“俏面魔女”小布丁叫道

    “属下听令!”“俏面魔女”沉声应道。

    “给我把这群人统统杀光!”“血影魔君”怒喝道。

    “是!”只见“俏面魔女”小布丁短笛急吹,一时间只见棵棵怪树上的树藤纷纷向着身在半空的慧心师太众人缠去。

    “各位师叔伯小心,这树藤专吸人精血元气,大家且不可让这树藤近身缠上了。”白衣少女知道厉害,遂出声提醒大家。

    见树藤缠来,慧心师太一踢右脚,祭出了“阴阳五行镜”来,白光照过,那怪树藤无比纷纷避过。

    “好厉害的法宝!”只听“俏面魔女”小布丁惊叫道。

    “‘天罗地网’!”只听“血影魔君”沉声说道。

    那“俏面魔女”立刻会意的点点头,只听又是一阵急促的笛声,那怪树竟如同长了脚身纷纷移动起来,只见条条树藤不停的纵横交错。

    “魔头又在搞什么鬼?”只听青成掌门纯阳子问道。

    “师太小心法宝!”昆仑的孤月大师突然大喝道。

    原来那怪异的树藤片刻间竟织出了一张巨大的网,只见那网罩向了慧心师太的法宝“五行阴阳镜”。

    慧心师太大惊,想要收回法宝,却迟了一步,那树网己然将宝镜照住了,只听“血影魔君”大叫道:“看我如何收你的法宝!”说着一道红光几着宝镜射去。

    “妖人死到临头还敢猖狂,‘紫电金轮’去!”只见青城掌门纯阳子也祭出了法宝,只见那金轮四周是长短不一的锯齿,上面电光流动,隐隐间还可听到风雷声。

    只见那金轮夹着雷霆万钧之势向着那树网飞去,但见金轮过处,但见那树藤一一被斩断。慧心师太因有了纯阳子的相助,也一施法力,收回了法宝。

    “‘血影**’!”“血影魔君”见树网奈何不得来人,大怒之下使出了绝招。只见从法帐中射出一道红光,直向那“紫电金轮”罩去,那飞行中的金轮有了红光的阻拦,竟是难越雷池半步。

    “不好,这魔头使出了‘血影**’”只听慧心师太大惊道。

    “俏面魔女”也趁机催动树藤全力攻击。那“腐骨阴尸”也配合着打出“子午阴雷”,就在双方斗得难分难解之时,只听那藤茧裂出一条缝,红光大作,隐约间似乎可以听到有婴儿了哭声。

    “不好,魔婴因为吸了纯阴之气要提前出世了。布丁快快收回树藤,护住魔婴,别让红光外泄了。”只听“血影魔君”急急的吩咐道。于是“俏面魔女”小布丁连忙收回树藤,护住那元婴。

    “可恶,就差最后一点就成功了,魔婴现在还差最后一点元神和精气就可降世,可惜那个峨眉小辈被救走了。”“血影魔君”一边与纯阳子斗法一边说道。

    “魔头又在搞什么鬼?”正在打斗中的慧心师太见到“俏面魔女”突然收回了树藤,奇怪的问道。

    此事只有白衣少女清楚,她见那藤茧红光大作,知是元婴要降世了,只听她急急说道:“师父不好了,可能是元婴要降世了。”

    “元婴降世?”孤月大师不解的问道。

    “是的,这魔头不知从哪学得了上古邪法‘乾坤种胎术’,如今怕是魔婴就要降临了。”白衣少女解释道。

    “这种邪术失传已久,你是如何得知?”孤月大师吃惊不已。

    “实不相瞒,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被魔头用来培育元婴了,由于我是玄阴之休,与元婴的纯阳魔气正相互交融之时被师妹及时斩断树藤而免于神形俱灭,如今元婴魔气还存留在我体内,我的元神修为只怕已被魔气所染,就算不死,也难逃入魔厄运。”只听白衣少女说道。

    “师姐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听到白衣少女这么说,柳绿萍等人与她姐妹情深,玄然欲泣的道。

    “我们现在全力进攻,一定不能让魔婴降世,否则到时恐无人会是魔婴敌手,莹儿放心,等消灭了魔头师父立刻带你回峨眉医治,师父一定不会让你放魔的。”白衣少女乃峨眉年轻一代弟子中,悟性最高,慧根最深的一人,慧心师太把峨眉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如今听闻爱徒遭此厄运,怎叫她不痛心。

    众仙知道形势刻不容缓,纷纷发动全力进攻,“各位道友,我们合力对付‘血影魔君’,少云、陆离你们想办法拖住其他妖人,银萍、翠萍你们要用尽一切办法毁了魔胎,千万不能让魔婴降临,切记!切记!”只听慧心师太说道。

    “弟子明白。”银萍等人沉声应道。

    于是一场正邪较量正式展开,各派掌门人知道“血影魔君”的厉害,纷纷祭出法宝向他攻去,一时间只见法宝漫天,宝气大作。“三萍二云”趁“血影魔君”被长辈们缠住之际,纷纷使出全力,攻破了“俏面魔女”所布的防护结界,冲进了小树林。

    “我和韩师兄对付‘腐骨阴尸’二人,三位师妹你们一有机会立刻毁了魔婴。”陈少云对众人说道。

    “我们明白。”峨眉“三萍”齐声应道。

    “不知死活的小辈,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捆仙索’的厉害。”说罢,见那“腐骨阴尸”崔命祭出法宝“捆仙索”

    “师兄小心,这妖人‘捆仙索’端的厉害万分,大师姐就是被这法宝捉住的。”柳绿萍吃过“捆仙索”的苦头,遂提醒道。

    “我们知道了。”说罢只见二云放出飞剑向着“腐骨妖尸”攻去。

    那“俏面魔女”小布丁因为要催动树藤护住魔婴,是以腾不出手帮“腐骨阴尸”。三萍见少云二人发动的进攻,也不遗余力的向魔婴攻去。

    “全力保护好魔婴,别让我们的心血毁于一旦。”“血影魔君”被各派掌门缠得脱身不得,只得吩咐“俏面魔女”二人小心护着魔婴。

    “腐骨阴尸”被二云缠得分身乏术,“俏面魔女不”小布丁以一敌三,又要催动树藤护住魔婴,更是被三萍攻险象环生。

    “崔护法,再这么下去恐怕元婴不保。”“俏面魔女”小布丁吃力的说道。

    “我跟你们拼了。”“腐骨阴尸”突然大怒道,只见他双手不停的打出“子午阴雷”,二云被他这么一阵抢攻,竟只能免强自保,那“腐骨阴尸”突然收回法宝“捆仙索”,他没有乘胜追击,却将“捆仙索”缠向了身后一群吓得发抖的妖人,就在众人不解之际,“腐骨阴尸”竟将那群妖人抛向了那元婴!

    “不好,他是想用妖人的元神培育元婴!师妹快阻止他。”只听韩陆离大叫道。

    三萍会意,立即飞身拦向抛向元婴的妖人,就在此时,只见“俏面魔女”吹动笛声,条条树藤竟缠向了三萍,“师妹小心别被树藤缠了。”只听沈银萍急急说道。

    翠萍、绿萍听到警示,纷纷避身闪过,那缠向三萍的树藤也趁机转向缠向了那群妖人,不一会就将那群妖人托入的藤茧中,只听藤茧中传来阵阵怪呼声,不过片刻时间,只见那藤茧红光直冲云霄,随着一声巨响,那藤茧竟是炸了开来,紧接着传来一阵婴儿嘹亮的哭声,哭声伴着红光传遍了整个天际。

    众人心中一惊,魔婴已然降临

    魔婴因吸了白衣少女纯阴气,而要提前降世,正在这时,峨眉慧心师太等人赶来,及时救出了白衣少女,但也迟了一步,白衣少女已被魔气所染。同时那魔婴因少了最后一点元神精气而迟迟不能降世,谁知此时那“腐骨阴尸”崔命竟将自己的下属拿来喂养元婴。元婴因在“腐骨阴尸”的崔动下而降生。

    “师姐怎么办,魔婴降世了。”望着那漫天红光和震耳的哭声,柳绿萍绝望的说道。

    “哈哈===魔婴,魔婴终于降世了。”正在与各派掌门斗得难分难解的“血影魔君”见罢此情此景,得意的大笑道。

    “银萍、翠萍快去将魔婴毁了。”慧心师太急得大声叫道。

    峨眉三萍回过神来,向那魔婴飞身而去。

    “全力保护魔婴,别让峨眉小辈毁了。”正被各派掌门缠得脱不开身的“血影魔君”急声吩咐“腐骨阴尸”二人保护好元婴。

    只见众人不约而同的向那魔婴飞去,那“俏面魔女”短笛急奏,只见根根怪藤向着三萍缠了过去。

    恰在此时只听“腐骨阴尸”一声惨叫,原来他兵行险着,为了尽早催出魔婴,竟以身犯险趁着将二云逼退之际将自己的法宝收回缠向了自己的下属,二云见他将自己逼退的目的只为好腾出手来拿他的下属喂养魔婴,哪还敢怠慢,纷纷用尽全力祭出飞剑,只见那飞剑如同两道长练直向“腐骨阴尸”斩去。

    “腐骨阴尸”本是已死之身借尸还魂,如今若再是被飞剑打中必将形神俱灭,如是只见那“腐骨阴尸”一个急闪,拼却一个元神不要,急忙施展“幽灵身法”向旁边躲了过去。二云功力较精深,“腐骨阴尸”的一个元神立刻被飞来剑气化为一阵轻烟随风而逝。

    元神是修道人的精气凝结而成,如今“腐骨阴尸”的元神被毁了一个,元气也必定大伤,然此妖人凶残成性,二云毁去了他的一个元神,也随之激起了那的凶性,只见他祭出法宝“捆仙索”向着二云宝剑缠去,那“捆仙索”如同一条长蛇漫天飞舞,不停的缠向二云的宝剑,绳索属于软兵器,二云宝剑斩之难断,颇有力不从心之感。

    就在二云被那妖尸逼得节节后退之际,就见一道银光掠过,如同娇龙般扫向了“腐骨阴尸”的“捆仙索”,那“捆仙索”如同遇到克星般直被扫得向地面掉落。正是峨眉三萍中的沈银萍长绫攻到了。

    “陈师兄、韩师兄我来应会妖人,你们快去灭元婴。”只听沈银萍急急的说道。

    二云知道情况紧急,嘱咐沈银萍小心之后立即急催宝剑,向着那红光中还中啼哭的婴迎面激射而去。

    此时的“俏面魔女”小布丁正被叶翠萍和柳绿萍缠得脱不开身,见二云向魔婴攻去,不由得催动四处舞动的树藤向魔婴护去,然二萍哪不知她心思,纷纷默念法咒,素手一指空中宝剑向“俏面魔女”小布丁攻去,一时间只见那“俏面魔女”被逼得手忙脚乱。

    这时二云长剑已然飞向了魔婴,但见二云齐念法咒不约而同的向魔婴斩去,但听一声巨响,二人本以为魔婴定被消灭,谁知红光突又大作,不仅将二云宝剑击落,同时还将二云反弹得倒飞出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只听各派掌门纷纷大叫着收回法宝。原来“血影魔君”见“腐骨阴尸”二人挡不住三萍二云,不得己只得拼得消耗百年的道行吐出一口污血喷向了众仙家的法宝。法宝是修真者采集天地灵物精淬炼而成,融合了本身的精气元神,所以才能与本身心意相通从而能随心控制,但如果一旦受到污秽之物的污染必定灵力大失。

    是以各派掌门才会慌忙中收回法宝,纷纷施出“灵光清污术”洗去法宝上的,“血影魔君”才得已摆脱他们的纠缠,向着那魔婴飞去。

    见二云被元婴魔光反震得倒飞出去,“血影魔君”狂笑道:“元婴是我的,谁也休想抢走。”

    大笑中只见“血影魔君”向那不断消退的红光飞去,谁知此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只见那“血影魔君”也和先前二云一般被元婴魔光弹了回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只听那法帐中的“血影魔君”奇怪的道。

    不光“血影魔君”吃惊,就连正在打斗中的三萍以及“俏面魔女”

    慧心师太等人见“血影魔君”向元婴飞去,不由暗叹魔头气数未尽,谁知他也被弹了回来,不由心中一阵高兴。

    “大家别楞着,快快毁了魔婴!”说着也祭出了“阴阳五行镜”照向那元婴。

    众人被慧心师太的叫声惊醒,顾不得打斗,纷纷向魔婴飞去,不一会,元婴红光再次大作,冲在最前面的峨眉三萍,“俏面魔女”和“腐骨阴尸”首当其冲被反弹了回来,其他各派掌门也是被红光所阻,难越雷池半步。

    那元婴竟不让任何人靠近他,此是只见元婴魔光凝而不散,不断与慧心师太的宝镜灵光相抗衡,那宝镜原本直径不过尺余长,在与魔光相抗衡中却不断的变成,现在直径竟已超过了丈余。

    “这魔头到底创造了个什么样的怪胎,灵力竟如此吓人。”看着不断变大的宝镜,震惊的说道。

    “师太快快收回法宝。”只昆仑的孤月大师急急叫道。

    “来不及了,宝镜通灵,现在已然与魔婴斗上了,如若不是宝镜毁,就是魔婴亡。”慧心师太望着那还在变大的宝镜说道。

    “宝镜一毁,师太千年修行不是恐将不保?大家一起祭出法宝,一定能消灭魔婴。”只听青城掌门纯阳子说道。

    “大家千万不可如此,这魔婴法力远超过我们的想像,到时只能引起更多的伤亡,更何况还有强敌在一旁环伺,到时我们就算能消灭魔婴也难逃魔头毒手。就让我与魔婴同归于尽吧。”慧心师太视死如归的说道。

    “不师父,就让我去吧。”一直在旁边观战的白雪莹说道。

    “莹儿,你功力尚浅,如何能靠近魔婴,可何况峨眉日后就全靠你了。”只听慧心师太说道。

    “不师父,您老人家养育之恩未报,莹儿怎可看着你老人家送死,更何况莹儿如今已身染魔气,就让我去吧。”白衣少女泣然说道。

    “可是魔婴就连那魔头都难以靠近,你如何能近得身去?相信师父走了还有这些师点伯们能帮你去除魔气,时间不多了,莹儿让开,我要作法了。”说罢慧心师太就欲催动宝镜发动攻击。

    “师父请恕徒儿不孝!”只见那白衣少女对着慧心师太俯首一拜,接着一念剑诀:“御气凌空,分光捉影!”只见那少女人剑合一,向着魔婴飞去。

    “莹儿!”慧心师太大叫道,可是却无力阻止。

    “师姐,不要啊!”三萍看到师姐竟不顾自身安危向魔婴飞身攻去,也是急得一阵大叫。

    就在这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红色光球竟缓缓向那白衣少女飞去,正在半家的白衣少女突然间感到一阵头晕,竟向地面落去,就在众人还没明发生什么事情时,那魔婴竟已飞到白衣少女身前,少女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招唤力量呼唤着她,白衣少女缓缓的伸出双手接住了那红色光球,那光球中是一个全身通红的婴孩,那鼻子、眼睛无不与一般初生婴儿一股无二,此时那婴孩竟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白衣少女呵呵的笑着,口中不但的对着还不忘咿呀咿呀的叫着,那模样着实招人喜爱。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升:“如此一个可爱的婴孩叫我如何能下得了手?”白衣少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婴孩,仿佛这个婴孩就是自己生的一样。

    “把我的魔婴还给我。”“血影魔君”不明白为什么魔婴会让白雪莹靠近他,大叫着扑了上去,可还没等他靠近立刻被元婴魔光弹了回来。

    “莹儿还等什么?快快杀了魔婴!”见到爱徒靠近了魔婴,慧心师太大喜的叫着。

    “师父,我----”那魔婴唤起了少女与生俱来的母爱之情,竟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只见少女望着此时还在对她不停笑着的元婴,豆大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纷纷落下。只见那颗颗晶莹的泪珠落到元婴胸口,发出阵阵吱吱声响,元婴身上红光竟被少女泪珠冲淡,只见红光褪尽,众人面前立刻出现一个白白胖胖,满脸含笑,口中不断发出婴儿特有的私语声的婴孩来。如此一个灵气逼人的婴儿,若不是知道那是“血影魔君”创造的魔婴,众人真会把他当成观音菩萨座下的童子。

    “莹儿别被魔婴所惑,快快将他杀了。”慧心师太催促道。

    “师父,我我不忍心下手。”白衣少女哭泣道。

    “你连师父的话也不听了。”慧心师太急得大叫。

    “我不会让你们毁了我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魔婴。”说着“血影魔君”提起全身功力向少女攻去,就在众人为白衣少女担心不已之际,只见白衣少女手中的元婴突然望着迎面攻来的“血影魔君”,只见元婴双眼射出两道红芒,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发生何事,就只听“血影魔君”一声惨叫,法帐也被元婴毁去。

    “莹儿,你也看到元婴的厉害了罢,快快将他杀死,否则后查不堪设想。”慧心师太再次急声命令道。

    “也罢!”只见白衣少女对着元婴说道:“反正我已是将死之身,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吧。”说着只听白衣少女一指慧心师太的宝镜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气贯长虹,神光普照!”

    “神光普照术!不要啊师姐!”银萍见白衣少女施出自毁性法术“神光普照”不由大惊,此法能瞬间提升自身法术对敌,但一经施展,施法人也会因为精气耗尽而神形俱灭。

    只见宝镜发出耀眼白光射向少女,少女周身不断气化,一道道光圈以少女为圆心一层层向外推进,光圈过处,“俏面魔女”小布丁所种怪树无不纷纷被气化。

    “不好!我们快走。”“血影魔君”见情形不对,吩咐下属快逃。

    “我不走,我的小树林!我的小树林——————”“俏面魔女”大叫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快走吧,你多年修炼的小树林怕是很难保全了。”“腐骨阴尸”不由分说,拉着“俏面魔女”驾起乌云慌忙而逃

    白衣少女不惜牺牲生命施出“神光普照术”与元婴同归于尽,但见一道道白色光圈不断从少女周身涌出,那力量无坚不摧,“血影魔君”看情势不对,带着众妖人,负伤而逃。

    慧心师太看到爱徒竟施出了毁灭性的法术,不禁悲从中来,见罢此情此景,就连得道多年的各派掌门也不禁老泪纵横。

    “神光普照”威力非同小可,只见三萍二云纷纷驾起飞剑逃到安全的地方。

    不过盏茶的时间,“俏面魔女”的那片小树林就被白衣少女毁灭怠尽。白光也越来越弱,终于,白光连同那少女一起不见了,原先的那片树林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石林,众人如在梦境一般,一切仿佛从不曾发生过。

    “莹儿---”只听慧心师太悲切的叫道。

    “师父,师姐她---”三萍齐聚到慧心师太身旁,哀声说着。

    “师太节哀,令徒除魔卫道,不惜舍身取义,得徒若此,师太应感欣慰了。”只听纯阳子说道。

    于是众仙纷纷劝说慧心师太,就在此时,只一道白光,不一会就见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现得身来。

    “我来迟了!天意,难道真是天意?”那书生一来就如此大叫道。

    “‘玉扇书生’!”孤月大师吃惊的道。

    别看这“玉扇书生”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实际上他修道近五百年了,“玉扇书生”乃当今修真界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前辈名宿玄机老人的弟子。

    当今修真界中正派的三大主流中就是儒、释、道三教。玄机老机正是儒教的代表人物,他一生只收了一个徒弟,便是这“玉扇书生”。此人道行颇深,深通周易,有断生死,辨阴阳之能,只是他与玄机老人在无极岛上修行从未曾离岛半步,为何今日竟到这来了。

    “书生大驾来此,不知有何急事?”只听孤月大师问道。

    “各位道友安好,我师父他老人家前日在岛上发现天相异相,于是卜了一卦,知道浩瀚乾坤,正道每百年一次的大劫即将到来。这一次与以往不同,所以特命我前来助各位道友一臂之力,谁知我在路上遇到点事耽搁了,对了各位道友,此地究竟发生了何事?”只听“玉扇书生”问道。

    于是众人将刚才发生的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什么?那魔头竟然创造了魔婴?”“玉扇书生”大惊道:“怪不得师父他老人家这次会派我出岛来协助大家,看来情态果然严重。”

    “好在慧心师太的弟子及时消灭魔婴,不过师太的爱徒也应劫了。”纯阳子惋惜的说道。

    “你们说魔婴已除?”“玉扇书生”不信的说道:“如若魔婴如此容易对付师父他老人家又为什么会叫我出岛呢?”说罢只见“玉扇书生”拿出他的成名法宝----一把白玉作骨的折扇来,只听“玉扇书生”中中念道:“浩气震乾坤,一扇判阴阳。”只见一道刺眼的白光过后,那扇面上只出现了两个模糊的人影,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清,“玉扇书生”正欲作法那玉扇又是一道白光射出,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紧接着那玉扇光芒顿失,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知玉扇道友可曾算出什么?”孤月大师问道。

    “怪了,什么也看不到,以前从没出现这等怪事。”只听“玉扇书生”说道。

    “难道魔婴未死?这魔婴法力无边,就连我的‘五行阴阳镜’也照不出他是何来历,如果魔婴未死那就糟了。”慧心师太说道。

    “师父您看那是什么?”只听柳绿萍突然指着不远处的半空中一红一白两道精光大叫道。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刚才白衣少女站立的地方正有一红一白两道光芒正缓缓升起,冲向云霄。

    “不好,是魔婴元神,大家快追,别让他逃了。”人听慧心师太大叫道。

    众人正欲追赶,但见那纷纷上升的两道精光突然光芒四射,朝西南方向一闪而没,众人哪还追赶得上?

    那“玉扇书玉”掐指一算,过了半饷才说道:“刚才那一红一白两道精光可能一个是师太爱徒的元神,另一个只怕就是魔婴了。”

    “玉扇道友的意思是我莹儿并未形神俱灭,而魔婴也未死?”听到这个消息,慧心师太不知是该高兴好还是该担心好。

    “是的,只怕现在他们的元神都去投胎了?”望着魔婴消失的方向,只听“玉扇书生”继续说道。

    “如果魔婴再世为人,那正道不就面临空前大劫吗?”纯阳子惊讶道,众人本以为劫难已过,没想到劫难这才刚刚开始。

    “这次我们面临的劫难的确是空前的,魔婴一旦再世为人,他就具备了天、地、人三界的力量,到时只怕没人能收服得了他。”“玉扇书生”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孤月大师问道。

    “一定要在魔婴魔窍未开之际将他消灭。”只听“玉扇书生”说道。

    “我们现在上哪去找魔婴?”纯阳子问道。

    “魔婴转世与凡人无异,只有等他长大,魔气凝聚之时才能算出他准确的位置。我们大家还是回去从常计议吧。”那“玉扇书生说道。

    众人无奈之下也只得纷纷驾起法宝回去共商对敌大策。

    成都,是古蜀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早在商周时期就创造了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自战国初期蜀王迁都于此,成都距今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

    “二师姐、三师姐师父她老人家真的说大师姐转世到了成都这一带吗?”热闹的成都街道上三女两男正边走边聊着,其中一个身着绿衣的少女开口问道。只见这群人中,男的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女的娇俏玲珑,闭月羞花,引得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不错,这行人正是慧心师太等人的徒弟三萍二云。那个开口问话的绿衣少女正是柳绿萍。

    “‘阴阳五行镜’有通天彻地之能,既然师叔说在成都一带我相信我就一定不会错。”只听韩陆离说道。

    “可是我们来成都府都已经三天了,为什么到现在连师姐的一点音讯都没有?”柳绿萍心急的说道。

    “柳师妹还是这副急燥脾气,大师姐再世为人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得着的,不要急我们慢慢来。”陈少云取笑绿萍道。

    “可是人家真的急着想早点看到大师姐嘛,时间过得真快,自大师姐应劫转世到现在都已经过了十八年了,也不知道大师姐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受没受苦?”绿萍说罢竟是悲从中来,杏眼带泪。

    “我们也想早点找到大师姐,但这种事急不得啊。十八年前若不是大师姐自我牺牲我们只怕也应劫了,十八年来我们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大师姐,希望老天有眼能让我们早点找到大师姐。”说话者正是三萍中的沈银萍。

    “不如这样吧,反正这个成都府我们也找了个遍也没找到点蛛丝马迹,今天我们就到别处去看看,说不定有所收获呢。”此时叶翠萍也开口提议道。

    “也好,这里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到别处找找也好。”陈少云说道。

    于是一行人来偏僻处,四下打量一番看到无人纷纷架起剑光冲天而去。三萍二云大约飞了十里地,翠萍突然发现下方有一个小镇。

    “大家快看,下面有个村庄,不如我们下去找找吧。”翠萍说道。

    “也好,说不定大师姐就在这个村子里,大家一起下去看看吧。”银萍说着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按下剑光,向地面落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一行走来到村子里,却是半天也没看到一个人影,不由奇怪万分。

    “大家发现没有,这个村子里有股不寻常的怪异。”只听沈银萍说道。

    “我也发现不对劲了,怎么我们走了半天没看到一个人影,而且似乎还有一股邪气。”翠萍也发觉不对劲了。

    “那怎么办?我们还是快走吧,没事少惹麻烦为妙。”绿萍听罢说有危险,主张大家早点走。

    “柳师妹岂可一走了之,除魔卫道、匡扶正义正是我辈应尽之责任,还是仔细查看再行定夺吧。”只听陈少云说道。

    “云师弟说得对,修道之人以救济苍生为己任,岂能袖手旁观。”韩陆离也主张查看真相。

    “嗯,两位师兄说得对,我们就在此逗留片刻,如没有妖邪倒也罢了,如若真有什么妖人为非作歹的话今天就叫他难逃正义。”银萍也赞同道。

    “那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留下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绿萍顺从道。

    “四处看看,顺便找个人打听打听吧。”翠萍说罢,举步向镇中走去。

    不知不觉五人就来到一家客栈门口,此镇地处成都不远,又是去成都的必经之路,按说应是商贾云集,热闹非凡才对,可是这个镇家家户户却是大门紧闭,唯一一家开门营业的客栈也是没有一个食客,偌大一间店子只有一个年近六旬的掌柜在看守,此时那掌柜也是一副无精打采没有睡醒的样子,正不住的打着哈欠,就连三萍二云进了店子也没发觉到。

    “掌柜!掌柜——”进得店来,那掌柜兀自打着磕睡,绿萍一连叫了几声都没听到,绿萍这丫头本就是个急性子,见自己一连叫了几声都没见那掌柜搭理,气得她一拍桌子大声娇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