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蒸蒸日上 > 第203章 吃定你了

第203章 吃定你了

    一辆陈旧简单、朴实的马车,由两匹健壮高大的一黑一白的马,拉着。两个身高力大的大汉挥舞着鞭子,大声地吆喝着两匹马儿,以求它们快速地前进。

    宽大的马车里,坐着三个年龄相仿的少女。其中一个一身绿萝衫的少女坐在马车中央的靠背上,其他的两个丫环则是坐在两边的角落里,时不时的,两个丫环把窗帘掀开,看看这外面的景色。

    春夏看着外面这陈旧的窗帘,不仅有些疑惑。这呼啸山庄有的是精致舒适的马车,而小姐她偏偏就专门弄了这么一辆陈旧简单的。这是放着舒适的不坐,偏偏要坐这么个看起来都有好多年历史的。

    元春却是没有对这辆马车有任何的不满,却是看出了春夏眼中的疑虑。但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个马车,随便坐一坐就好,她也是没有什么要求的。

    这时春夏把头探了出去,看到这马车在奔驰中带有的一股灰尘,终是忍不住地说道:“小姐,这马车外面灰尘都是一大堆。咱们呼啸山庄马车这么多,干嘛非得要这辆仆人坐的马车啊?”

    姚蒸蒸缓缓地睁开了闭目养神的眼睛,在这众多的马车中。她挑了最不起眼、最容易让人忽视的一辆马车。这次前去流云国,据说是路途遥远,她老爹还特意让人给她准备了一张地图。

    有了这张地图,她就可以很容易地辨别方向了。她看过之后,把地图给了两个驾车汉子中的一个。这个地图就是去流云国的官道,路途似乎还不是一般的远。

    这出门在外的,若是一个不小心遇上山贼、强盗什么的?她们这么几个人,又怎么打的过呢?

    这几个人中,也似乎就只有前面驾车的两个大汉。她听老爹说是会武功,而且还很好!她老爹本来要让她带个十来个大汉上路的,说是护她这一路的周全。

    姚蒸蒸则是斟酌再三,还是觉得理应婉拒了。她一想到这十来个大汉,这一路上得吃多少,喝多少,住宿费等等要花一大堆白花花的银子。所以当场就给她老爹来了个婉拒。

    尽管她老爹一再表示,这路途上的费用一律都是由他来出,不会用到她一两的私房钱。但是她仍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么多个大汉,骑着一匹匹高大的马儿,再一个个携带着一把大刀。

    这个气势很快就会让一般的人瞬间惊吓住,这是打家劫舍?还是这地痞流氓来了?她一想到这迫人的高调气势,还是摇晃着头。她本来就是一个低调之人,何时又扮的那般个土豪了。

    她和那庄主老爹好说歹说,他才答应了只带这两个高强的大汉上路。把原本老爹为她准备的华丽奢侈的马车,换成了如今下人们用的陈旧简单的马车。不过这个马车总体说来,还算是够宽敞,她们三人坐在这马车里并不拥挤。

    她看着有些不满的春夏,眼含笑意地说道:“我这辆隐形马车,能保持咱们几个穷人的姿态。这出门在外的,越穷越安全!”

    她一一扫过元春和春夏,坐直了身子,严肃地说道:“昨晚交给你们的东西,藏好了吗?千万不能弄丢了。”

    元春和春夏肯定地点了点头,姚蒸蒸继而一脸笑意地看着她们:“如此这般甚好!”

    此去流云国路途遥远,这一路上要吃要喝要住。她这个庄主老爹慷慨地给了她八千两银票,她还带上了自家的那两千两,一共就带了一万两。在这个异世也算得上是一个土豪了吧!

    她本想把这一万两都带在自己身上的,可是转过头来想想这就好比投资。把这些钱都放在一个项目里,那这个项目一旦亏损的话,那么她可能是血本无归。

    这么多年,爸妈的投资经验告诉她,必须要分散投资,转嫁风险。把资金分别投放在几个项目里,即便是这个项目亏损了,说不定另一个项目正好赚了呢?

    所以她作为这龙头老大,身上放了六千两,又分别在昨晚上给了元春和春夏一人二千两。倘若这一路上遇上什么抢钱风险的话,总有一个人应该会幸免于难,以此保证这一路上几个人的温饱问题。

    马车正刚劲有力地行驶在,已经出了呼啸山庄的山道上。这马车原本由一匹马拉车的,后来她又把她的大黑马算了进来,这可以说分担这车上的重量。

    车子所过之处,卷起了一阵尘土。这些尘土随着呼啸而过的山风,弥漫在空气中。姚蒸蒸透过车窗看着这辆马车,离呼啸山庄越来越远,自那次流凌翼来呼啸山庄之后,就如他所说的一样,再也没来过呼啸山庄了。

    如今这个武艺比赛不能参加,迷迭香手镯不能拿到。她还被迫要去流云国寻医治病,这临走的时候,她还是希望能再见流凌翼一面的。这么多天没有看见他,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流云国是他的家乡,如今她正好去他的家乡看看。如果幸运的话,能找到那个医怪,让她答应为她治疗腿疾。如果不幸的话,她只有拿着银票大吃大喝一番,就纯当是在旅游散心。

    元春的声音打破了姚蒸蒸的思绪:“小姐,后面好像有人在追着咱们!”

    姚蒸蒸顿时喜出望外,难道这是流凌翼追上来,跟她来告别了吗?可是他说过不想再见到她了,难道是他改变了主意吗?她当时说出那些话,心里也很难过,可是如今双腿残废的她,迟早都是他的累赘、负担。

    她激动地大声喊着前面的大汉:“快点停下,停下马车!”

    两个大汉听到了小姐的声音,顺从地拉紧了缰绳。两匹一黑一白的马在这惯性的作用下,行驶了一小段距离停了下来。

    姚蒸蒸顾不得双腿的刺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车门前,一脸欣喜的笑容在看到那一人一马时,瞬间眼眸睁大,五秒后就变得有些呆若木鸡了。

    这一上身短衫下身宽大的灯笼裤,老远看着她都在挥手的人,不是多日未见的言城,还会是谁?可是他这是来干嘛?跟她这个出远门的人来个告别仪式,送送行吗?

    为了以防这山路中遇到歹徒,他的背上还背着一把剑呢!这安全防范,做的真够好的!

    言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追上了那辆陈旧的马车。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还不忘用手平顺那因为马儿剧烈奔跑,而带来心脏上下快速跳动之象。

    待他舒缓了十秒,马上就气势汹汹地开口道:“我说珍珍,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都要出远门了,也不知道来博渊书院看看我们!你这心里还有没有我这哥们?”

    他上下打量着姚珍,又继续道:“你看看你,如今是个什么样子?双腿都成什么样了,如果没有我这么一个少年英雄在身边保护你,这万一路上出现个采花大盗,你可就遭殃了!”

    姚蒸蒸迅速地瞥了言城一眼,随后自问自答地说道:“这么说来,你不是来送行的?你是来上路的。”

    言城假意地咳嗽了几声,说道:“珍珍啊!你说话就不能好听点么?这上路能够随便乱说吗?以前听你说,你们家乡上路可是走向死亡的意思。本少侠如今可是风华正茂的时期。”

    仿佛为了点缀他说的风华正茂,他挺直了腰板,用手拍了拍有些灰尘的衣衫。山风吹拂着他那轻薄的上衣,灯笼裤在风的吹拂下呈现了不同的形状。

    姚蒸蒸看着副模样的言城,笑的裂开了嘴角,待笑够之后来了一句:“说重点,言城!”

    言城清了清嗓子,抬眼望着这无限的山道景色,意气风华地大声说道:“正直风华真貌的时候,理应出去好好游玩一番,才不负这大好的时光。”

    姚蒸蒸已经磨牙嚯嚯地看着他,那种仿佛他在不讲重点。他可能随时会被丢弃在这荒山野岭,或者说随时随地都会被恶劣的杀伤。他没有想到这个牙齿的锋利程度,能带动这么强大的一股杀伤力。<ig src=&039;/iage/2386/2131171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