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这世道

第八百四十五章 这世道

    韩飞不是不知道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有多辛苦,只是从来没有一刻感觉这样直观,

    老伴住院在床,家里还有个刚满四岁的小孙女,老迈之躯靠一个小小的补鞋摊就得撑起一个家,再看看老人轮椅前那一对空荡荡的裤腿,韩飞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老爷子,不忙的话陪我唠会家常呗,”韩飞说完又递上了一根大苏,老人抬头看看也剩不下两双鞋了,随即也笑着擦了擦手从韩飞手中接过了那根香烟,

    乐小天此刻刚揣着一包烟带着两瓶水从小卖部出来,看到韩飞坐在小马扎上和修鞋老人聊着天,犹豫了一小会还是没有走过去,

    只是远远的看着在这一幕,乐小天心里很是触动,可一时半会的他也说不出这到底是什么,

    两人不知不觉得就聊了二十多分钟,也不知是聊到了什么话题,两人中间都爽朗的笑了几声,也就是韩飞正要起身时候的这一抬眼,才注意到老人身上的这件大衣样式有些特殊,

    “老爷子,你这衣服看起来不错啊,这款式弄到时装展上没准还能弄个大奖回来,”韩飞开口道,虽然年代久远袖口已经磨破,可还是能隐约看出那么点墨绿色,

    韩飞毕竟不是华夏的军人,如果换做李国顺在此,必然能从这件不起眼的大衣上看出点什么,谁能想到一为风烛残年靠补鞋摊度日的老人,身上竟然会穿着正宗的m65,

    李国顺是根正苗红的华夏军人,自然知道这种款式都是越战退下来的老兵喜欢的穿着,韩飞毕竟一直都在国外,回到华夏也就这短短的一个月左右,对此自然不清楚,

    老人面色如常,摆了摆手笑道:“你这小伙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这哪能拿什么大奖呀,当年大家都穿的这玩意,”

    韩飞也就是笑笑没说什么,随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老爷子,你这样修鞋一家吃饭是够了,虽说大鱼大肉不见得有萝卜白菜养生,可小孙女要长身体,也总不能跟你一样天天都是干饭咸菜不是,”

    “还有鸡蛋和火腿肠,”老人开口说了一句,

    光是大米那才多少钱一斤,这种不值钱的咸菜就更不用说了,省着点这一小撮就够两天的菜,这一天摊位摆下来也就赚个七八块钱,买点鸡蛋火腿肠和面条给小孙女儿加餐,根本就别想再剩下什么余钱了,

    “老爷子,你这心态挺豁达,可眼瞅着小孙女也快到了上学的年纪,你总不能一直让不给她上幼儿园吧,就算启蒙教育一直都是你教她算术认字,可再过几年,她总得去上个小学吧,”

    韩飞话没有多说,老人正在穿线的大手也再一次停了下来,

    “这孩子命苦,”老人无奈的说出了一句话,满是皱纹的脸上看起来变得越发的沧桑,

    韩飞随即话锋一转道:“老爷子,我看你的手艺就挺不错的,主要还是广告做的不到位,你想啊,住这地方的人有几个有钱的,一毛钱,两毛钱的都得和菜贩子吵上半天,

    你再看看那些电视上有钱的,随便打赏服务员的小费都好几百,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你看这样怎么样,你的手艺是杠杠的,回头我帮你做个广告宣传一下,你以后也别这么辛苦的出来摆摊了,直接在家门口就行,别的不敢保证,一天赚个百八十块的应该问题不大,”

    老人抬头诧异的看着韩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爷子,你要是信得过我回头这几双鞋补了差不多就收摊吧,这太阳底下晒半天也赚不到三瓜两枣,”韩飞说道,就在这时,一道奶声奶气的女声从远处传了过来:“爷爷,我来给你送水了,”

    “婷婷,”老人看着小孙女脸上满是慈爱之色,

    韩飞也转头望了过去,只见小丫头扎着两个羊角辫,比起上次见到的时候脸上也多了一丝血色,

    女孩儿见到韩飞的时候瞬间睁大了眼睛,随后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韩飞冲着小女孩笑了笑,就在老人不明所以的时候,小女孩抽噎着说道:“爷爷,就是这位叔叔把奶奶送进医院的,他和阿姨都是好人,”

    老人瞬间醒悟,身体也是猛地僵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看着韩飞,浑浊的老眼中也有泪花闪动,

    “孩子,我真是……真是……”

    老人说不出话来,韩飞赶忙走了上去,老人紧紧的抓住了韩飞的手,那枯枝一样的老手这一刻是那样的有力,即便是韩飞也感到手掌有些隐隐作痛,

    “老爷子,您别激动,这事儿也是被我碰到了,”韩飞说道,

    “孩子,我是真的谢谢你了,”老人紧紧的握着韩飞的手,除此以外,他再也没有任何法子来表达自己的感激和感谢了,

    前些天在家忙活的时候突闻噩耗,老人也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就要晕死过去,也就是一旁小孙女的哭声时刻提醒着他,他现在还不能倒,这个家他必须撑下去,至少也要撑到小孙女能够独立生活才行,

    当时一起来的除了派出所和居委会的,还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娃,也就是当时老人才知道,厄运撞到了他们家,可也是老天保佑让老伴碰到了好心人,

    老伴进了医院医药费都有人给了,派出所的说是肇事司机给的,老人一开始也信了,悲痛之余对把孙女送回来的女孩很是感激,

    当时女孩拿出两万块钱药给他的时候,老人坚决不肯收下,碰到一个好心人已经是老伴的福泽了,他只想老伴碰到这场大难能挺过来,怎么能再要好心人的钱呢,这不是缺了良心损耗阴德吗,

    老人很朴实,很有原则,也就意味着老人在某些方面显得很单纯,他一开始真的以为老伴的医药费是肇事司机垫付的,只是好奇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了也没人上门给他们一个明确的说法,

    直到后来他才在一些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中了解到,肇事司机逃逸,而且背景很大,要不是有人帮他们拦下,甚至还会反过来告他们碰瓷讹他们一笔,老人知道讹诈是不可能的,他们家徒四壁,就算把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凑不出有钱人的一顿饭钱,至于这么做目的到底是什么,老人毕竟沉浮了这么多年,早已心如明镜,

    心酸之余,更是对那对好心的年轻人心怀感激,社会底层这么多年,对于人情冷暖老人早已看透,萍水相逢救人性命,这样的人在这世上真的真的已经不多了,

    生活虽然给了他们太多的不幸,可他们终究还是幸运的,

    老人很想当面感谢这对年轻的情侣,可却没有丝毫的联系方式,只能一次一次的对小孙女说,长大后有了本事,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这对好心的叔叔和阿姨,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一天天过去,老人日复一日的在路口支着这个修鞋摊,他从来没有想过恩人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如果不是小孙过来送水,他一直都只当韩飞是一个热心健谈挺不错的小伙,根本不会想到他就是救了自己老伴的那个恩人,

    “孩子,谢谢,谢谢你了,”

    从刚才的接触中,韩飞看得出老人是一个刚毅的人,虽然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到底经历过什么,做过什么样的事儿,可是看着他这身老旧的军装和空荡荡的裤腿,他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男人不是不流泪,只是没到动情处,眼看着老人家眼角流下了两行浊泪,韩飞赶忙开口道:“老爷子,真的不用这样的,”

    远处的乐小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原本一个看热闹的外人眼中也是模糊一片,随即转身进入小卖部买了一箱牛奶和饼干跑了上去,

    好说歹说了十多分钟,老人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下来,韩飞知道老人的性情,如果非要打着爱心的幌子让人接受一些违背本性的事情,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残忍,

    换做那些抠脚大汉或者闲的没事就东家床李家短的大妈们来说,明明已经这么穷了,还倔强的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这就是脑子有病,活该一辈子受罪,

    哪怕不是嗟来之食,终究还是违规了老人一辈子不愿意轻易动摇的本性,

    与之相比,韩飞更喜欢用别的方式来帮助这一家人,当初让张雪过来辅导清雪的功课是如此,如今让老人在家门口修鞋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海雅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杜金龙手下前前后后也有几百号小弟,日子久了,谁能没几双鞋要修修补补,

    十块二十块的想要补一双鞋,市中心开车转几圈都不一定能找到一个摊位,那些女白领们虽然收入不菲,可也没有铺张浪费到稍微有点小损伤就扔掉买新鞋的程度,

    韩飞说是广告,其实本也就是打广告,这其中虽然有照顾的成分在里面,可本身已经被稀释的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种棚户区最不缺的街痞流氓,连到店里拿几包烟都能不给钱还抽店主两巴掌,对于路边摆摊的那些小贩们更是狂的没边,可从不会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想法,

    杜金龙的小弟们隔三差五过来,也是额外的提供了一层保护,说起来连带着周围的治安也会大有好转,找时间可得蹭林局一顿饭才行,

    “老爷子,听我的没错,差不多收摊吧,”韩飞笑道,

    老人这时候心情也调整过来,随后收拾着工具对小孙女说道:“婷婷,替爷爷跑一趟,把这几双鞋给你四婶送去,”

    小女孩应了一声就抱着鞋向着路对面跑去,可随后,一道急促的刹车声突然传来,随后就是一阵暴怒的叫喊声:“谁家的死丫头,眼瞎了,信不信老子一踩油门直接从你身上轧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