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回到宋朝当大侠 > 第一百三十五章血战

第一百三十五章血战

    霍隽的赌场内,霍隽的屋里,这次就他妈没那么拘谨了,所有核心成员都到了,都在屋内,扯着犊子,喝着茶水,吃着瓜子,开始做发展规划的会议……

    “老大,是不是给万环宇吓着了,百分之二十有点多吧?”岳魁笑呵呵的问道。

    “你以为百分之二十,咱们能拿到多少?我告诉你,咱们能拿百分之十就不错了!!剩下的百分之十,全都得送礼!!当官的,就喜欢这类东西!!”裘海岳吧唧喝了一口茶水。

    “裘爷说得对,这些当官的,有小舅子的,染坊股份就送给小舅子了……没小舅的…创造个小舅子,也得他妈上!!”孟子凡犹如看破红尘老僧,说滴不是一般有道理。

    “不用考虑万环宇,他肯定是答应了!除了干爹,没有更好的合作伙伴了!他要找于海山,于海山张嘴能要他,百分之五十……”王金童思考了一下,插嘴说道。

    于海山已经有实体了,不仅有实体而且还有个血海门,手底下买卖不少,这些铺面日进斗金,虽然不大,但是旱涝保收。

    所以说,他们是目前偏头县,最有经济实力的团伙,基本上下面的人,都有自己的实体,小买卖,于海山根本看不上,说他要百分之五十,都是保守估计。

    霍隽不一样,虽然名号响亮,但是就赌场一个实体,银子虽然不缺,但是缺少正规生意,毕竟王金童几人不可能到五十岁了,还混江湖,所以扩张实体是唯一发展目标。

    所以说万环宇,现在骑虎难下,一般大哥,没能力给他办事,太有能力的,还看不上他这点事…符合条件,还能给他当“劳力”的,目前就隽一人,所以百分之二十,他肯定不会拒绝。

    说什么开会研究,完全扯犊子。商量了一会,霍隽发话了,开始布置任务:“刘大力,你天天拿着银子,陪吃,陪喝,陪唱的,你这掌柜的,官方关系处理的咋样??”霍隽开着玩笑问刘大力。

    “问题不大,别说“办点小证”什么的了,你就是想弄块地皮,我都能给你整一块!!”刘大力朗朗的吹着牛b。

    “别他妈扯犊子,说正事,我可没银子给你祸害!!”霍隽笑骂了一句。

    “给我一个大染坊的领头的,一个月,啥证件,我都能给你整来!!”

    “没吹牛b么?”孟子凡三角眼充满了担忧。

    “没有!!”刘大力白了孟子凡一眼,没啥好脸色的说道。

    “恩,抓紧时间联系,岳魁和孟子凡,你们三个一起办这事,弄好了,回头一人给你们一个铺面,一年租出去,都是几百两银子”霍隽笑眯眯,挺开心的说道。

    “还有个事!!我昨天问了一下,万环宇要凿的那个地方,是在市集,规划的入口处,是一个租马场,据说万环宇还没谈好,而租马场承包人,也是个硬茬子!我估计这烂事,万环宇,百分之一百得扔给咱们!!”裘海岳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硬茬子多个啥!先谈!要不服,就削他!!!”霍隽撇着嘴说了一句。

    “谁去啊??”裘海岳挺幽怨的看着霍隽。

    “你呗!!”霍隽理所应当的说道。

    “操,我真他妈嘴欠…我一猜万环宇把这事给你,你就得把这烂事给我!我都要累死了,现在我除了不陪你睡觉,你说,我啥事我不干!加薪水,必须加薪水!”裘海岳有点像怨妇。

    “…你带王金童去吧…!”霍隽挺不好意思看了裘海岳一眼。

    王金童看了裘海岳一眼,冲他暧昧的飞了一个眼。

    “看个屁看!?天天就知道搂媳妇睡觉,你上门提亲了么?把我放在眼里了吗?……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裘海岳冲着王金童骂了一句。

    “别装昂…容易受伤…!”王金童淡定的骂了他一句。

    “啪!!”裘海岳一巴掌呼在王金童脑袋上。

    “哎呀…,你个在逃犯,信不信我点你!!”王金童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谁削他!!晚上醉仙居!”裘海岳指着王金童说道。

    “唰……!!”

    所有人看向了王金童,包括霍隽。

    “等等…你们听说我…醉仙居…不好吃…不如晚上我请大家,吃一下山东大包子,可好…别过来!在一人加一个鸡蛋……操…豁出去了…在加个乌鱼蛋!!!哎哎…别打…我操!”

    噼里啪啦…咚咚咚。

    一阵玩闹过后,裘海岳看了王金童一眼,随后说道:“晚上六点,你找人,跟我去租马场!”

    “…不对…等等,晚上不是去醉仙居么?”孟子凡还压在王金童身上说道。

    裘海岳向后退,一边看着屋内的傻逼,尴尬的说道:“我忘了…这月的银子…都送给四楼的失足妇女了……!”裘海岳说完,摸了一把头型,撒丫子跑了。

    “哈哈…傻逼!!!”王金童躺在长椅上,得意的笑了起来。

    “唰!”

    所有人在看向了我。

    “…呃!不要啊!!孟子凡别掐我老二!!!”王金童躺在床上嘶吼了起来。

    ……

    晚上六点,王金童,孟子凡,莫人杰,付洪波,筱领全,廖东厢,再加上裘海岳和刘大力,八个人,开着一辆马车,直奔租马场。

    王金童几人一路说说笑笑,压根没当回事,谁知道他妈的,这次真的碰到硬茬子了……王金童出狱以后,第一次大规模火拼,拉开序幕。

    第一战,市集入口处,租马场。

    市集,偏头县最繁华的地方,虽然跟开封府的大集,比不了,也很难见到,特别大的铺面,但是即使这样,这个地方也是寸土寸金。

    就拿王金童几人要去的这个租马场来说吧,屁大点地方,总面积还超不过一千平,但是一天赚个几十两银子,根本不是问题。

    如果这个地方盖个大染坊地话,这个租马场明显干不了了,本来我们根本没拿这个当回事,去之前都说好了,先谈一谈,不行在软磨硬泡,带吓唬,几个回合下来,应该就能搞定。

    但是万万没想到!几本没法谈!!因为语言根本不通!!王金童几人三个马车,找了好一会,才来到这个租马场,就当我们要进去的时候。

    一个蓝眼睛,头发全是羊毛卷,眼眶凹着,穿的有点邋遢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要租马还是马车……十吾两银子钱租马车…饿丝块钱…”邋遢青年说道。

    “……他说的是,什么玩应!??”马车里的莫人杰懵了。

    “你是回疆的吧,兄弟!!我们租马,我们要找你们的老板!你滴明白不明白!”干哪一行都有人才,付洪波装的挺明白似的说道。

    “别他妈扯犊子,还不如说汉语呢!你说那玩应更听不明白!!”张乡德骂了一句。

    就在这时,裘海岳从车里拿出纸笔,刷刷写了几个字,递给了回疆人,他能听懂王金童说话,但是王金童几人明显听不懂他的,所以只能用纸交流。

    “下马车!”回疆人看了一下纸条,几句普通话多滴那是相当标准!!看来他的专业比较过硬,天天墨迹这几句,练出来了。

    王金童没把马车停在租马场里面,而是停在了市集入口处,王金童给廖东厢和筱领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别下马车,在马车里等着。

    王金童还有张乡德几个,下马车之前,都拿出开山刀,别在了腰间。

    裘海岳,刘大力,岳魁,王金童,莫人杰,付洪波,跟着回疆人,走了进去,这个租马场,里面只有一个破房子,能有七八平米,大家进屋以后,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其实王金童几人今天就是来试试口风,是给银子,还是干一下,都是以后再说,毕竟万环宇还没给霍隽准信。

    回疆人,带王金童几个人走了进来以后,贼眉鼠眼的打量了王金童几人一下,随后叨b几句听不懂的话,拿着走了出去。

    等了半个时辰以后,王金童越感觉,事儿越不对,王金童虽然听不懂回疆人站在外面说的是啥,但是从他的动作和表情可以看出来,他在不停的说话,语气好像很急的样子。

    “那傻逼,在那说啥呢?”付洪波也等得不耐烦,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操,啥都没干呢,他还能叫人砍咱们??”莫人杰大大咧咧的坐在桌子上,掏出短刀,抠手指甲。

    “裘爷,事不对!他们离不应该太远,干他们这行的,不可能就一个租马场!!要来人早都来人了,怎么可能这么慢!!”王金童右眼皮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

    之前说过,王金童好像有第六感一样,每次一有这感觉,就要出事。

    “……你说要有事!!那肯定要出事!!走…明儿拿家伙再来!!”裘海岳听完王金童的话,也不淡定了,吱嘎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就他妈在这时候,几个人刚出去,顿时傻逼了!!

    “吱嘎…吱嘎!!”

    租马场出口处,霎时间停了十多辆马车,一帮人,头发带卷,眼睛发蓝的青年,正拿着,一米多长的开山刀!慢慢聚在一起!

    “不好!!跑!!快跑!!”

    刚出门的裘海岳,一声大吼,直接撒丫子,开始往王金童几人进来的入口跑,就他妈在这时候,之前带领大家进来的那个回疆人,直接拿起铁棍冲着付洪波的脑袋上砸去!!!

    大铁棍子,一下子直接干弯了!

    ”我草“付洪波左手捂着,哗哗出血的脑袋,右手摸向腰间,掏出短刀,就要开整!!!

    “别他妈弄他啦!赶紧走!!”王金童使劲拽了一下他,发现没拽动!!只见那个回疆人,嘴里不停的骂着,谁也听不懂脏话,两条手臂死死抱着付洪波!

    “噗嗤!!!”

    “噗嗤!!”

    “噗嗤!”

    三声刀尖捅进肉里的声音响起!!付洪波自己捅的第一刀,扎在了回疆人腿上!!王金童的第二刀紧随其后!!扎在了回疆人的腰上!!第三刀是莫人杰捅的!这刀扎在了回疆人的左肋上面!!

    蹼!!

    当王金童三人拔出刀的时候,肉眼可见,三处伤口同时喷出血液!!

    按理说,正常挨完这三刀,不是躺下,就是跑了!!但是这个新疆人,根本不理身上的伤口,依然嘴里骂着,死死搂着付洪波的腰。

    “踏…踏…蹬蹬蹬!!”

    这时候,另“一群”回疆人拿着砍刀,就冲了过来!!

    “蓬!!蓬!!蓬!”王金童和莫人杰,还有又跑回来的裘海岳,一顿猛踹这个回疆人,好不容易,踹开了他,另一群回疆人,冲了过来!!

    这时,王金童几人想跑,已经晚了……王金童看着四五十号子,拿着开山刀的回疆人,脑皮发麻,有点迷糊!!回疆人,民风彪悍,打架异常凶狠,根本不次于蒙古人,从那个被捅了三刀,还不松手的回疆人就可以看出来。

    “给我把刀!!”裘海岳轻啐了一口,对着王金童几个说道。

    裘爷都多长时间没捅人了!!到了他这个级别,要么不出手,出手肯定是杀人的!!刀早都不随身携带了,现在他没办法,这帮人,可不管你是啥老大!

    “看你麻痹!!”裘海岳还没等接过短刀,张乡德直接拿着十厘米长的短刀,就蹿了出去!!张乡德蹿了出去,打响了战斗信号,意味着一场血战不可避免!!

    “蓬!蓬!!…”

    付洪波和莫人杰,直接抡起大腿,抬起脚丫子,猛踹那个身中三刀的回疆人!!踢的极狠,专门往太阳穴!!脑袋上踹!倒在地上的回疆人!鼻孔窜血!曲着身体,缩卷着躺在地上打滚!!

    王金童的阵型处于极大的劣势,已经被围上了!!四十多个,拿着砍刀,铁棍子,锁链子,青砖头子的回疆人,将王金童几人围住,四周噪杂一片,全都是叫喊声!!!

    “蓬…!”

    一个新疆人拿着铁管子,一下子抽在张乡德的脑袋上!!!大康额头上的皮肉,霎时间翻开!!翻下来的皮肉,带着哗哗的鲜血,直接挂在了眼睛上边,没有掉落!!

    “我去!!”

    “噗嗤!!”

    “让你贱!!”

    “噗嗤……!”

    张乡德眼睛都红了,扯着那人的脖子,连续对他的腰连轧两刀!霎时间那人白色长衫上一片血迹!殷红一片,倒在人群当中!!

    自从酒楼里他独自一个人,捅跑二十多个江湖混子开始!!整个偏头县,谁还敢跟他动刀子啊!?

    裘海岳一脚踹开,一个要从后面偷袭张乡德的回疆人,随后从后面拽着他的脖子,抡起大拳头,直接打在喉结处。那人话都说不出来了。

    “蓬!!”

    “噗通!!”

    一拳直接干倒,没有一点意外!!裘海岳是什么人???“在逃犯”!!手上有命案的牲口!王金童几人拿刀是往大腿上,胳膊上扎!!他捅人非常直接,就俩地方,脖子,胸口!!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裘海岳红着眼一把拽过张乡德!把他拉了回来!就在这时,王金童感觉脖领子一紧!!随后眼睛白光一闪,一把开山刀,冲着王金童的脸就砍来!!

    王金童都吓迷糊了!!下意识的抬起手臂,直接挡在了挡在了脑袋上!!

    “噗嗤!!”

    胳膊上一阵清凉!鲜血滴在了王金童脸上!!王金童猛然向前一窜!!王金童身上半袖瞬间扯成两半,他大喊:“去你娘的!”

    王金童猛然回头,拿着短刀,一刀奔着那人脸上捅去!!王金童捅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要扎他哪!!就是下意识的动作!!包括骂人都是无意识的!!脱口而出!!

    “噗嗤!!!”

    那人一愣,锋利的刀尖,直接从他的左脸扎了进去,噗一声,刀尖从右脸穿了出来!!是的,短刀直接穿透了!!从他的口腔穿了过去!

    “!!呜。啊。”那人两边的脸颊,还有口腔,哗哗的流着鲜血!!他想叫!但是舌头也被捅到了!说不话,不敢叫!!

    “蓬!!”

    王金童刚要拔刀,脑袋后面嘭的一声,随即一阵迷糊!!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瘫在了地上!!

    “噗嗤!!噗嗤……!”

    不知道几刀砍在了,王金童的身上,王金童就感觉脑袋迷糊!!恶心!看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听不到声音!!王金童本能的躺在地上,抱着脑袋,身体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蓬!!咣当!!咣当!!……”

    就当王金童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这声,这种声音一响起来,王金童身体顿时轻松不少,王金童迷迷糊糊的抬头一看,只见两辆马车冲了过来。

    “上车!!上车!!!”廖东厢驾着一辆马车在前面,他的的脑袋探了出来,连续喊了好几声。但是他大声喊,他要一大声喊,瞬间就会被拽下来,随后被爆砍一顿!!所以他只能在原地,小声地喊。

    我看见马车,爬了几次,都摔在了地上,脑袋迷糊的不行!!

    “噗通!!”王金童脸摔在地上以后!牙齿磕到嘴唇!所以王金童满嘴都是鲜血!!

    “扶起金童!!快点!!他妈的快点!莫人杰!”这是裘海岳的声音。随即两个全是血的手臂,粗暴的把王金童抓了起来,把王金童塞了进去!!

    廖东厢驾着马车,直接撞碎出口门口的栏杆,干了出去,紧随其后是筱领全的那辆曲车,也跟在后面,直接干了出来!

    从我们开始战斗,到结束,不超过三分钟。但是至今为止,后面一分半钟,发生了什么,是谁扶起来的王金童,都不知道,就是现在王金童都想不起来。

    王金童问他们,他们也谁都说不清楚!!当时太乱了,都疯了!!精神高度紧张,出来就不错了!就连裘爷,都脑袋上挨了一刀,跑出来的时候,右腿上还插着一根,尖头的棍子。

    马车里面到处都是血痕。“草,我不崩了这个回疆头头,我他妈跟他姓!!!”裘爷怒啦,眼睛一片通红。

    听完裘海岳这句话,王金童彻底昏迷,后来到了魏家庄让魏郞中检查完毕以后,王金童伤的最重,右臂骨折,打了一百天石膏!!身上挨了六刀。其中一刀,砍在了腰上!

    张乡德脑袋上,弄了二郎神的造型!!!那一钢管,直接给他开了个天眼!!硕大的疤痕,顶在了脑门上。莫人杰和付洪波,伤的不是太重,因为他们在队伍的最中间,刘大力挨了四刀,有三刀是替裘海岳挨的。

    这一战,我们全军覆没,集体住进了魏家庄。

    从这里王金童总结出了一个道理,下次跟回疆人打架必须带暗器。他们真的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根本不怕刀!!别说他们四十人,就是跟大家彼此人数相等,我们都不一定能干过他们!!

    真的太生猛了!!王金童自从出道以来,从来没感觉谁的有多狠,或者谁要说,谁谁谁,有魄力,怎么怎么生猛,王金童肯定挺不屑的。

    但是这次确实服了!!这帮卖葡萄干的!战斗力绝对惊人!这次大家没死人,就是万幸!

    刚出大牢,就去白云睿的赌场办事儿,弄了一身血回来,然后隔了两天就住进了魏家庄,欣然脾气再好也受不了,霍隽都不敢来魏家庄,说受不了欣然要杀人的目光。

    王金童嘴唇干裂,身上缠的全是绷带,脸色有些苍白,但就是这样,一见到裘欣然,也得笑脸相迎,咧着嘴,装出憨厚的笑容。

    欣然说完话,将吃的分给,裘海岳等人一些,随后拿着个凳子,做了下来,翘起小腿,板着小脸,拿起骨头汤,舀了一勺粘稠的汤,简洁的说道:“张嘴…”

    “嘿…你吹吹…太烫我喝不了…”王金童贱笑着说道。

    欣然瞪了王金童一眼,用小嘴吹了吹勺子里的汤,随后轻轻放在他嘴边。

    “兹兹…!”王金童喝了一口,味道实在不错。

    “……莫人杰,我也想让人给我吹吹…!”付洪波羡慕嫉妒恨的看了这边一眼,趴在床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铁罐子里的骨头汤,有些落寞的说道。

    “别他妈烦我,没看见我找“针头”呢?…”莫人杰魔怔了,快把床板子拆下来了,也没找到针头。

    “…要不你给我吹吹?”付洪波回头试探着问道。

    “我就会“吹箫”,不会吹汤…!”

    “咦…你还有这手艺呢?来,快,给我试试!”付洪波顿时来了兴趣。

    “…呸,流氓!”莫人杰学着魏春娇的口吻,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呵呵…这俩孩子是不是缺心眼!”欣然也被他俩都逗笑了。

    大家几个在屋内扯着犊子,聊着天,挺开心的,裘海岳压根跟王金童几人没啥共同语言,正在床上四仰八叉的,闭目养神,一副要“飞升”的架势。

    就在这时候,隔壁传来一声巨响!!

    “蓬!!!咣当!!”

    随后一声惨叫传来!!

    “啊!!”

    “裘爷!!来人了!!!”这声是刘大力喊得。

    “我干死你!!”这声音是张乡德的。

    腾的一声,裘海岳直接坐了起来,直接粗暴的撕开手上的胶带,随后拔下针头,抄起一个椅子腿光着脚丫子,就冲过去。

    随后是伤的不怎么严重的莫人杰和付洪波,也冲了出去。

    大家都没带武器,现在在魏家庄里,根本没想过,有人敢来魏家庄得瑟,魏郞中现在正在后院他的小屋里配药,魏春娇也在自己的闺房内收拾,喊叫声是来自仆人们的。

    “欣然!快跑!!往魏春娇屋里跑!!”王金童直接吐出口里的汤,然后拄着病床坐了起来!就当王金童刚说完这话,门口突兀的出现两个手持砍刀的回疆人!!

    欣然反应极快!!顺手拿起桌子上,装汤的铁罐子,直接扔了过去!!

    “嗖!!咣当!!”

    铁罐子直接砸在门口的墙上,哗的一下,里面半罐子滚烫的骨头汤,直接溅了一个回疆人脸上。霎时间他脸上冒起一阵热气,脑袋上还挂着,两半姜片,和大骨头…还有半瓣大蒜……

    “操!!媳妇,哪还有…!”王金童顾不上伤口的疼痛,他自己没啥事,但是欣然在这呢!!她虽然会些武艺,但是根本不行啊,万一伤到她怎么办??所以王金童直接跳下了床!学着裘海岳直接抄起一个椅子腿,直接冲着门口冲了过去。

    王金童还没等到呢,裘欣然四个铁罐子,已经扔完了,出手不是一般的利落,非常生猛!王金童都看傻了,要是别的娘们,早他妈吓筛糠了,不愧老爹是混江湖的……

    “啪!!!”

    就在王金童愣神的一个功夫,裘海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抡起椅子腿,直接抽在了一个回疆人的脸上!!随后连续往他脸上一顿猛戳。

    椅子腿上有一个铁钩子,直接勾在了那人的鼻孔上,裘海岳猛然一拽。

    “撕拉!!!”

    “蹼!!”

    那人鼻子直接冒出一股鲜血,鼻孔生生被豁开!!白色的软骨茬子!!肉眼可见,异常血腥!!

    “啊…!!”

    欣然发出一声尖叫!!她胆子再大,毕竟是个女人。一寸长,一寸强,王金童忍着打石膏手臂传来的疼痛,直接拿着将近两米的铁架子,猛然冲着另一个人捅去!!直接将他,捅出房屋。

    “走!!”

    王金童拽了一把欣然,向外面跑去。走廊内一阵乱战,张乡德异常生猛,拿着个石蹲子,开始猛砸,根本不看刀,十多个回疆人,将走廊站满。

    莫人杰和付洪波浑身是血,开在走廊墙上,拿着凳子,床板子,胡乱轮着。走廊内嘈杂一片,所有有仆人,全都吓得可那乱蹿。

    王金童松开裘欣然的手臂,轮着铁架子,就冲了过去,眼睛都红了!!因为刘大力已经被砍到了!!王金童再不过去,他不知道身中多少刀!反正一动不动!全身是血!!!

    王金童一顿抡,也不管打得到不打到人,就是红着眼,一顿猛戳!!不过这招非常奏效,砍刘大力的人,全都后退了几步,王金童知道自己身上刚刚缝合的刀口,肯定都被挣扎开了!!绷带上全是殷红的鲜血!!

    王金童没管这些,直接跑了过去,伸出手臂抓着刘大力的右手,向上一拽,没反应!!

    “力子!!!”裘海岳吼了一声,不过冲不过来,走廊太狭窄。

    “快…快帮,裘爷…我没事…!”刘大力躺在地上,用手臂支撑着,想起来,不过又摔倒了。

    “啊!”

    就在这时,王金童竟然忘了,站在房间门口的裘欣然,当王金童转过头的时候,裘欣然被两个回疆人,拽着头发,向楼出口跑去!

    王金童捡起地上一把片刀,直接冲着那两个人冲了过去,王金童眼睛都红了!!欣然是他的命根子!!!自己咋整都没事,但是碰触欣然,王金童绝对会玩命!!

    脑袋上挨了一钢管,腿上让人砍了一刀!!王金童根本没在意,直愣愣的冲着那两个回疆人,跑过去。

    “谁打架呢,住手…!”

    就在这时,永远晚来一步的巡捕的声音,在院外响了起来。

    [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