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封灵贴 > 第六十二章 街头恶少

第六十二章 街头恶少

    还有人治得了小婵的哥哥?

    还真的有!这多少让李伟觉得有点意外。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这天晚上,当李伟和小婵排练完节目,走出培训中心,正想结伴回家的时候,小婵的哥哥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将两人挡住。

    “你要干什么?”李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钱,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口袋,要知道,那儿还有早几天挣到的两千元小费。

    “我被打了。”小婵的哥哥指了指额头,李伟这时才发现,这家伙的额头上面,起了一个茶杯大小的包包。

    “你不是挺能打的么,怎么被人揍成了这个熊样?”李伟觉得非常奇怪。

    “别笑我了,今天遇到的人非同一般,曾在学校记了二十次大过、打伤过十几人、砸过附近所有游戏机室、赔偿过几十万元的药汤钱和损失费的著名街头恶少。”小婵的哥哥摸了下额头,说。

    “太夸张了吧,记了二十次大过,还能在学校读书?”李伟的印象中,有三次大过,便要开除学籍了。

    “人家老爸是那贵族学校的校董,记一万次过也不敢开除他呢!”小婵的哥哥解释说。

    “你过来不是向我要钱买药吧?”李伟一时摸不着头脑。

    “当然不是。”

    “那你找我干什么?”

    “我想你帮我教训一下他。”

    “你知道我从来不打架的。”

    “我不是叫你去打架,而是跟他比武!”

    “比武?”

    “对,那小子自恃从小跟人学过几手三脚猫功夫,便号称打遍全城无敌手,太夸张了,如果不找个人来治治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小婵的哥哥显得非常的不服气。

    “哥,我不许你叫阿伟去帮你打架!”小婵呶着嘴儿对她哥哥说。

    “这叫比武,傻妹,哥哥被人欺负了,你都不关心一下。”

    “谁叫你整天出去惹事,活该!”

    “这次你可冤枉老哥了,是他惹我的啊!”

    “到底怎样么回事?”李伟问。要想叫他跟人比武,总得师出有名啊!

    “今天中午下课后,我带上一号也(女友)去娱乐城打机,当时恶少也在场,见我那号也长得不错,便过来撩妹,我虽然知道他厉害,但自己的人被人家撩来撩去,是男人都会跟他论理啊,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小婵的哥哥边说边指了指额头上那个闪闪发光的包。

    “试想一下,如果有人当你的面撩我的妹妹,你会不会生气?”见李伟默不作声,他又猛的加了一句。

    “谁敢——不打断他的腿才怪!”李伟终于沉不住气了。

    “不就是嘛,这样才像个男人!如此说来,你答应啦?”

    “答应什么?”

    “比武啊,我那号也还在他的手上呢,这娘们在我挨打的时候竟然一句话都没说,估计现在也成为别人的菜了。”小婵的哥哥悻悻地说。

    “你们城市人真复杂,怎么动不动就抢别人的东西呢?”

    “就这么定了,明天中午,我约他到星际酒店娱乐城等你,到时好好教训他一下。”小婵的哥哥见李伟还在犹豫,不由分说,拉起小婵便往家走,留下李伟一个人在那儿发傻。

    第二天中午,星际酒店娱乐城。

    “你说的是他?哈哈,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人物。”一个十五六岁、身材结实的少年见了李伟,不由得哈哈狂笑两声,“这样的脚色也配跟我比武?”

    “单挑当然不成问题。”李伟见对方有六七个人,而自己这边仅有四个人,如果混战必定吃亏。

    “别说单挑,让你一只手都不成问题。”那恶少根本不把李伟放在眼里。

    “这可是你的啊,到时可别后悔。”李伟暗暗窃喜。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像个说假话的人么?”那恶少狂妄得让李伟受不了。

    “那好,我们两人,谁先倒地,谁就算输!”李伟见时机差不多了,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规则也定下来。

    “no problem!”那恶少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对小婵的哥哥说:“那妹纸肉质不错,只是太好哄了,我只花一千大洋,她便答应跟我了,这样的脚色不合我口味,比完武后,不论输赢,还回给你便是。”

    小婵的哥哥听了这话,脸色气得像一块猪肝,紫黑紫黑的。

    “准备好了没有?”李伟见那恶少太可恶,决定速战速决。

    “对付你个小毛孩,还用准备么?”恶少大大冽冽地回了句,可话虽然如此,他到底还是不敢怠慢,随即拉开了架势。

    “不就是拳脚比划一下嘛,需要这么紧张么?”李伟握了一下拳头,问。

    “我紧张?”那恶少听李伟这么说自己,当然很不爽,随即收回了那开打的架势。

    “给你看样东西,这是什么?”李伟将左掌举起来,问恶少。

    “白痴,是人都知道,那是手掌。”恶少不屑一顾地回答说。

    “那这个呢?”李伟将左掌握成拳头问。

    “不就是拳头嘛,等会便让你好好品尝一下!”恶少握了一下双拳,颇为自负地说。

    “再好好看一下,这个又是什么?”李伟将握着的拳头展开了那只中指。

    “你有完没完,这是跟我猜谜还是比武?”恶少有点不耐烦地说。

    就在这个当儿,李伟出手了,只见他右手竖起了阴柔指,夹着一股冷风,向恶少的腰间猛截过去,随着“啊”的一声,众人不知怎么回事,便见恶少卷成一团倒在地上。

    “你输了!”李伟面无表情,冷冷地对恶少说。

    “你......你小子......使......使坏!”恶少忍着剧痛说。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怎么使坏?刚才问你准备好了没有,你还说不用准备呢!”李伟得意地说。

    “你......你......”恶少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大丈夫顶天立地,敢做敢当,赢了便是赢了,输了便是输了,还怕认么?”李伟故意激他。

    “好,这次我认栽,不过,下次你便没这么好彩了,我们走!”恶少示意旁边的马子将他扶起来,然后悻悻而去。